一叶之秋

【鲶骨鲶】隐藏在眼中的你

绪方惠美痴汉协会小分队队长:

  还是小短篇,写的开心就好x 哎我终于想出来了个名字


鲶骨鲶真好啊


话说回来我写了什么 


OOC可能有 有点晚了看的电脑头疼提出我改


 


     “鲶尾哥是不是和骨喰哥吵架了啊”乱十分不文雅的反坐在主给药研带来的转椅上,一手拿着糖一手撩着自己头发,无视了药研的眼神继续絮絮叨叨。“骨哥好久都没怎么和鲶尾哥说话了,鲶尾哥马当番都不怎么开心。”


      “平时都没见乱这么细心。”药研把药整整齐齐码好撇了乱一眼“我们就别操心了。骨喰哥最信任的就是鲶尾哥了。”


       “是..是。”乱转头看见骨喰从房间门口走过把糖塞进了自己嘴里。


 


      鲶尾不怎么开心,身为骨喰最亲近的人,不但没怎么看见骨喰对着自己笑过,还搞不懂骨喰在想什么。马当番没什么精神却好像看见众人如释重负的表情感觉心里收到了伤害“......”蹲在走廊边看着青蛙不由得也嘟起嘴轻声抱怨“笨蛋骨喰。”


 


     “果然很危险吧!青春期到了出现了什么生理或者心理上的问题”躲在门后的鹤丸双手夸大其词的比划着吓唬一期一振,一期没有笑反而皱眉看着鹤丸道谢“弟弟们的事情自然很严重,不过这种事还是他们自己解决为好。”鹤丸丧气的垂下肩膀拍拍一期离开。


 


       骨喰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鲶尾意外的疏远让他不知所措。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是不是做了什么让兄弟不开心了?刀剑和刀鞘碰撞的声音沉闷的让人意外。随手挥舞着熟悉的刀却感觉到了令人恐惧的心慌。怎么了...?


 


       鲶尾躲着骨喰,骨喰躲着鲶尾。两个人不见面的状态持续了快3天,直到审神者看不下去把鲶尾和骨喰从太刀和打刀房间里赶出来巡夜。鲶尾提着灯笼走在前面一言不发,骨喰跟在后面。庭院里很安静,春景中常开不谢的樱花被风吹落,风吹来的故事带走的事物。黑暗如同蛛网一样黏在角落。星光洒在庭院中照亮的池水与草叶上的露珠。月隐于丛,花舞于风。风拂过的时候撩起的长发和心思被摇曳的红色烛火照亮又消失在阴暗处。


 


       走完一圈也不早了,两人都没有提起回房间的事。骨喰接过灯笼挂高,再在廊边坐下,抬头看着斜后方愣住的鲶尾“坐吧。兄弟为什么生我的气?”


 


       鲶尾一愣,没习惯骨喰直截了当的问话方式,像是挖苦一般看着骨喰放在腿上的双手开口“因为兄弟太神秘了,可以告诉我你在想什么吗?”


 


      骨喰也呆住,定定的看着鲶尾永远不安分的那一缕头发。“我在想你。”


 


       鲶尾调笑的心一下就消失了,猛的抬头看见骨喰的眼睛,藤色的眼睛中映着星辰和花朵,还有月下的他的影子。


 


       他们在对方的眼中看见星辰和自己。


 


       羁绊的丝线互相牵扯制约,如千华缭乱,如无尽的残响。


 


       花留残香终将消散。


 


       再下一次变故来临之前,铭记今夜看见的星光,今夜印在眼中的三千世界,和对方心中的自己。


    

评论

热度(34)

  1. 一叶之秋徐云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