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之秋

俺们本丸有力量:

·大和守安定×女审神者


 


·安定与审神者已是恋人  


·小学生文笔


·流水账


·私设有


·情侣吵架mode


·轻微OOC


 


OK的话?



 


 


大和守安定跟审神者吵架了。


说是吵架,但如果将这次不算愉快的对话划分到“拌嘴”的范畴里,似乎也挺合情合理。


虽然这两人自在一起以来一直是甜甜蜜蜜形影不离、保持着闪瞎本丸众人双眼的模式,但小情侣之间的争吵与摩擦是在所难免的。不过一般来说,二人之间的小摩擦都是互相嘲讽两句然后作罢……可这次审神者的态度似乎很是强硬,有小半天都没有跟安定说过话。


起因看起来倒有些千篇一律。安定带领的第一小队在出阵时遇到了点小小的意外,也不知道是作为队长的责任感太强,还是开启修罗模式时根本没管什么三七二十一,总之大和守安定在这次出阵中光荣挂彩了。万幸的是他只受了点轻伤,不过就算如此,审神者在发现安定受伤的一瞬间还是变了脸色。


当时审神者脸上就红一阵白一阵的,活像个霓虹灯,也不知道她是在生气还是在担心。不过,当安定在手入时被黑着脸的审神者第不知道多少次残忍对待后,他总结出了一个相当莫名其妙的事实——审神者生气了。


“嘶——”


审神者做完最后的处理后,安定还是没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嘶什么嘶,你是蛇吗。”


“疼啊……”安定看起来颇为委屈。


“知道疼为什么不注意一点?每次都嘱咐你出阵尽量别受伤,可你每次都不听。”审神者黑着一张脸,似乎相当生气。


“你生气了?”


“大,和,守,安,定……你还好意思问!?”审神者的怒气槽似乎已经达到了最大值,只见她一秒扑了上去,双手一左一右揪着安定的面颊,“我当然生气了!不是一点生气!是相当生气!”


“啊疼疼疼疼疼疼疼疼——”


审神者到底是刀子嘴豆腐心,说着生气,可听到安定这么喊疼,手就已经松开了。她哼了一声,只是抱臂看着安定,脸上的怒气却还没消。


“因为我出阵受了伤……所以生气?”安定揉了揉有些发痛的脸颊,似乎有些不解,“可是作为刀,在战斗中受损是常事啊。”


“就是因为知道这点,所以才不想让你受伤啊。”


“但是你不是说过,在本丸里手入的话,只要不是彻底破坏都能很快治好吗?而且我们的治疗方式和人类不一样吧,康复的时间也没有那么长——”


“啊真是的!我知道、我知道啦,每次你都会说同样的话……”审神者没好气的打断了安定的话,有些气恼地背过了身去,“接下来是又要说‘战斗是职责’之类的话吧?我都快听腻了,你就没有别的理由可以用了吗?”


“……这说明我认真负责啊,不是吗?”


安定这句话的尾音未落,审神者便感到一双手臂环住了自己,接着一张温热的面颊便蹭上了自己的后背。她心里一软,语气却仍不算和善:“是啊,是啊,你认真负责……我喜欢你认真负责这一点没错,可你就不能稍稍爱惜一点自己吗?这具人类的躯体、可是我费了很大力气才召唤出来的啊。”


“这可真是多谢啦。”安定听了这话,似乎很是开心,“不过——”


“不过事不过三,你已经多少次不听我劝了?”审神者似乎是怕再这么下去自己会彻底心软一般,打断了安定的话,“所以别想我这次就这样原谅你。”


“反正不管我说多少次你都不听我说的,这次你要是没搞清楚我为什么生气,你就再也别想出阵了!从现在开始你就在本丸帮工,打扫喂马煮饭随你挑,不服也得服!”


扔下这句仍带着少许怒意的话后,审神者微微一挣便脱离了安定的怀抱。也不知是害羞还是生气,总之她是一溜烟就跑出了手入室。


只留下还没回过神来的大和守安定,在无风的手入室里独自风中凌乱。


 


女孩子的心思……真是难猜啊?


 


当大和守安定顶着空洞无神的双眼、以一身常服配上围裙的状态出现在厨房门口时,可把烛台切光忠吓了个不轻。


“大和守?你来厨房干什么?”烛台切很想知道自己是不是看错人了,“你怎么没有出阵?”


“烛台切先生。”安定礼貌的打了个招呼,“今天不用我出阵了,我来帮忙。”


“……”


厨房陷入了尴尬的沉默,好半天烛台切才回过神来,强行忍下说出不帅气的感叹词的冲动,酝酿了半天才挤出了一句话来:“是主人说的……?”


安定点了点头,顾自拿起了一旁的砧板与菜刀,开始默不作声地切菜——


“砰!”


……


“嗙!”


……


“——砰!”


这是切菜吗?这叫帮忙吗?砧板都快裂开了啊!再这样下去厨房都会被破坏掉的吧!?还有那把可怜的菜刀……同样身为刀,就不能怜惜一下同类吗!?


烛台切停下了手上的活、同时强行咽下了心中快要喷薄而出的吐槽后,最终还是决定不再沉默。


“那个……大和守……”


“啊?烛台切先生,什么事?”


“咳……你和主人,吵架了?”烛台切试探问道,“我看刚才主人的脸色似乎也不太好的样子,还以为她是生病了。后来看到你跑到厨房来……”


“啊……不是什么大事,谢谢您的关心。”


安定看上去颇为理智,用像往常一样的礼貌语气对烛台切道了谢……但他手上的菜刀为什么又一次狠狠剁了下去?


“大和守……虽然那是把菜刀……但是弄坏了也是要花钱再买的……”烛台切还是没忍住心疼起了刀和砧板,“还有砧板,如果劈坏了,主人可能……”


“……”


安定沉默了一晌,看了看手上的菜刀,又看了看烛台切,忽然问道:“烛台切先生,您说我们跟这把刀有什么区别呢?同样是被使用、会损坏,为什么我们这样的存在就要尽量避免受伤?”


这一句话话音刚落,烛台切就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安定和审神者产生争执的原因。


“因为我们是被赋予了人类身躯的存在啊,不仅可以和人沟通,还可以好好表达出自己的感情……”烛台切想了想,又说道,“而且在这里,我们不会被弄丢,不会生锈,也不会随着时代变迁而分散……这可是来之不易的、相对稳定的生活啊。”


“但将我们召唤到这里的目的……不就是战斗吗?”安定终于舍得把手上的菜刀放到了一旁,“负责清理掉应该清理的‘东西’、保持历史的稳定,‘在敌人破坏历史之前砍掉他们的头颅’不就是我们‘需要’做的事吗?”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偶尔的休息也是必要的吧。大和守似乎太过努力了……尤其是在新时代的任务派下来之后……也许主人她真正担心的是这个?”烛台切耸了耸肩,“毕竟大和守你对于主人来说,比我们这些刀又要多出一个意义啊。毕竟你是她的……心上人。”


“但是我们和这个并没有很大的区别吧?”安定指了指一边的菜刀。


“……当然有区别了。虽然本质是一样的,但我们是被一个人类赋予了形体与身躯的存在,因此也可以顺利表达出自己的感情了啊。”烛台切扶住了额头,无奈笑道,“不然你以为主人会爱上那把菜刀吗?”


安定没有作声,看起来好像真的在思考这件事的可能性。


“能够被人珍惜着、爱着……是很幸福的一件事吧?”


也许有无数的刀曾被破坏,有无数的刀曾被时代掩埋。甚至最不想回忆的、同伴会消失的事,在这里却不会发生……尤其是在这么多优秀的刀剑之中,‘自己’对于审神者来说,是最特别的存在吗?


——这大概就是会让人感到温暖的、‘被珍惜’的感觉吧。


“您说得对啊,这就是‘人’的奇妙之处吧。”好像是终于想通了一般,安定忽然笑道,“虽然还是点不理解,不过我大概知道她为什么会生气我的气了。”


“这可真是太好了。”至少本丸的菜刀和砧板暂时不会遭殃了。


“可是她看上去还是很生气的样子啊,我得做些什么才好呢……”


“啊……主人很喜欢甜点,现在也差不多是概念上的‘下午茶时间’……”烛台切一眼瞥到了刚才撂下的器具,建议道,“虽然我也是照着主人写的菜谱来做的……不过你可以拿着我刚做的试试?”


“可是我没有做过菜……”


“没事,就算难吃也是有心意在嘛,总之聚精会神的跟我学吧!来,像我这样帅气的搅拌起来!”


 


画面切回到审神者这边。


难得没有跟着大家一起出阵,乖乖待在本丸写了半天文件的审神者,已经是累得头晕眼花。这个时候如果能吃到一份美味的甜点……甜丝丝、软绵绵,那入口即化的感觉真是——


外边应景地响起了三声敲门声。


……脑补都不让了吗!


审神者的表情看起来颇为沉痛,但她还是装模作样的摆起了架子。


“请进。”


在看到来人时,审神者本来还想佯装生气地哼一声。但,在看到那人手上端着的甜点之后,审神者便不由自主地咽了口口水。


虽然那份甜点看上去很可口很好吃但自己作为一名优秀的审神者总也要端出一点审神者的样子来是不是。


于是审神者迅速拿起了笔,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头也没抬地继续写起了文件。


安定在短短几秒内看到了自家恋人脸上表情的风云变幻,虽然有些想笑,但他还是镇定地清了清嗓子:“这个……”


“搁那边,放着。”


于是安定十分配合的把那份诱人的甜点放到了审神者的面前,他刚要开口说什么——


“我在忙,闭嘴。”发誓装逼到底的审神者正在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冷漠一点。


于是安定点了点头表示理解,便起身要走——


“不许走,留下。”


于是安定又乖乖坐回了原位。不过这次他既没动也没说话,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审神者瞧。


“……”


这个人的视线怎么这么让人发毛!?


“我说你啊!”审神者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把笔一放,气势似乎又回来了,“你到底知不知道——”


“我早就知道了啊,你喜欢我。”安定的表情一本正经,脸上却似乎有些微红。


“我不是在说这个,我是说——”


“因为你喜欢我,所以才会在意我有没有受伤,不是吗?”


“你、你你你……”


“既然如此,我也……喜欢你,所以以后出阵我会注意一点的。”安定眼中的笑意都快要溢出来,“在尽量不受伤的情况下利落斩掉敌人的头颅,这一点我会为你做到的。”


“……拜托不要顶着那张可爱的脸说这种话好吗。”


在安定用他那张微微有些红晕的可爱的脸做出看上去很可爱的表情时,审神者一瞬间觉得自己快要爆炸了。


这个人明明长得这么可爱,但在战斗时却会露出修罗一样的表情;明明平常那么温柔,但在面对敌人时却只剩下彻骨的杀意……这样的人,真的——


真的太棒了不是吗!


审神者拼尽全力克制住了自己如同野马一样狂奔起来的内心,清了清嗓子,才道:“这件事我也有不对啦,毕竟把敌人首落死你会很高兴……今天我也是有点着急了,没有考虑到你的心情……抱歉啦。”


见安定只是带着笑意盯着她瞧,审神者扭过头又补充了几句:“以、以后出阵如果有不可避免的受伤,我就不怪你了。只是如果大家都没受伤、而你却受伤了,我可不为你手入啊!”


“我知道了。”安定颇为理解地点了点头,顺势岔开了话题,“不过说起来,这个可是我做的哟,你不试试吗?”


“你做的?你怎么会做这个?是烛台切教你的?”审神者的注意力果然一下子转移到了桌上的甜点上,“看上去很好吃啊,真是辛苦了!”


迫不及待的审神者也不等安定开口,便拿起勺子尝了一口。


——不愧是在烛台切的指导下做出的美味甜点,甜丝丝、软绵绵,不仅如此还入口即化,简直是超出了一般的水准!


“安定你的手艺还不错嘛!”审神者又连着吃了几口,“这个!很好吃啊!”


“是吗?我尝尝。”


在得到审神者的“邀请”后,大和守安定果断凑上了前,以一个吻用心地“品尝”了他亲手做的甜点。


“味道确实不错,是很甜呢。”


在品尝到甜点、同时又品尝到审神者之后,大和守安定舔了舔嘴唇,面上绽出了一个愉悦的微笑。


 


END


---------------------


微博上的小伙伴点的梗→“和好的接吻”,于是毫不犹豫拿来练手了(搓手


虽然这么说很奇怪但是查错别字的时候看到最后一句我的脸上也绽出了一个愉悦的微笑(你


审的性格有参照小伙伴描述的她家审的性格,感觉和之前写的都不太一样_(:з」∠)_果然是铁打的安定流水的审吗


希望大家看过之后会有甜甜的感觉!(合掌


有错误和bug烦请指正,如果有错别字求指出_(:з」∠)_



评论

热度(24)

  1. 天下永安一叶之秋 转载了此文字
  2. 一叶之秋老坛一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