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之秋

*骨喰藤四郎×你*自己给自己补充点糖分

白之葵:

   


  


  大概算是前面的补偿性HE分支?


  没有什么比心意相通更好了。


 


 


 


  继续倒酒的动作被近侍制止了,近侍凭着作为刀剑的付丧神的力气,直接将酒瓶夺了过来。因为没有预料到对方会这么做的你,不解中又带着懊恼。


  看到一杯杯接连不断地倒入嘴中的你,以及泛红的眼角,眼眶还不断反射出水色的柔和,骨喰多出了一个记忆中也没有存留下的感觉。在他成为“人”后获得的心脏,从那个地方隐隐约约传出不同于战斗的受伤,是另一种可以麻痹全身的楚痛。


  你刚刚提到了“近侍”,之后低声地细碎说了“私情”。骨喰有进行对她想法的推敲,可惜还是无法明白这其中的意思。但这不阻碍骨喰明白她不停喝酒的原因很有可能出自自己这一点。


  你正想说什么,对上了对方的视线后,想说的话就被那严肃认真的目光打了回来。比平常还要认真起来的骨喰,会更加严肃。有这样经验的你还在心里害怕地缩了缩。


  “我……不喝就是了……”


  被近侍的眼神数落一番后,你也彻底打消了喝下去的念头,乖乖不再搭话。只是一扫而空的兴致又让她不自觉地面露遗憾之色。


  你略有抵触的态度,让他一向平静的心情,他自己也不敢相信——产生了些许混乱。


  暴动的思绪让他空白的记忆中好像被掀开了让他想主动去触碰的一角。
  
  
  
   这被称为“爱”……?
  
  
  
   “抱歉。”他心头涌上接下来发自内心的想做的事情,自然地吐出了这句话,且心中也不断回响着这句从各个角度上对你的歉意之语。
  
   这句话刚进入你的耳中,这个与你并排坐在你身边的骨喰就闭上了漂亮的紫色眼睛,笔直的上身侧转向你后微微挺出,又给了你一个意料之外。


  ——是轻轻在唇上的接触。


  让在无他人的空旷室外的两人,特别是这么做了的骨喰略有害羞起来,脸颊染上了和白亮的发截然相反的淡红色。不过他正经的表情却没有变化,依旧看着你。


  这时他意识到你之前所说的是什么,流畅地回复着:


  “我同意您私情的说法。”


  “我也是一样的。”


  “所以别伤心。”


  同样具有骨喰特色的平淡的语调,却像优美的乐音一样,准确无误,清晰明朗的传达给你。这爱意深邃的短小词句,在你的眼眸中,乃至心田里亮起了如同夏季星空一样的闪耀的恋色。


 


 


 


 


 


   我写的东西的婶婶…请不要当成同一个人……(一定要当成同一个人的话…这么精分真的可以当成同一个人吗?)

评论

热度(22)

  1. 一叶之秋白之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