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之秋

#刀剑乱舞# 骨生花

玖-风花:

谁也不能阻止我的少女心,握拳!


骨喰×女婶婶  私设:婶婶擅长园艺。性格大概OOC,可能描写的不够好,大家请见谅


骨喰视角,第三人称,暗恋向,骨喰→婶婶。


 


雨后初晴。


整个本丸都透着一份清新,夹杂着愈发娇艳的花卉们散发的香气,给人带去一股子舒爽之感。


看来偶尔散个步换换心情也不错。


他这样想着,放缓步伐。


 


“喂~骨喰!快来!快来!后院里好多花都开了呢!大家都去观赏了,就差你啦!”


不远处的少女一脸兴奋的朝着骨喰挥手呼喊着。


“嗯。”


 


自家的审神者是一名充满朝气的少女,对人体贴热情开朗,喜爱园艺。除了平时需要的工作,闲暇喜欢搞些花花草草,后院里都是些少女栽培的植物,不论何时,都会有花盛开,自成本丸一大风景。


回想起来,来到本丸已有很长一段时间。


真是快呢。


 


“我是,骨喰藤四郎。原是薙刀,现在是长胁差。丧失记忆。唯一记得的……呃”


初次见面的自我介绍,便在少女一脸激动的握住双手中打断。


“啊啊,我知道你!欢迎~鲶尾鲶尾!你快来啊!这次来的是骨喰啊!”


有些不知所措,本来想抽出双手,但看到少女发自内心开心的模样,便压下了这样的念头。


没有想象中很重的力道,倒像是很轻柔很小心的捧着。


明明不喜欢被触碰的自己,一点都不讨厌这种感觉。


好温暖。


 


“呦!骨喰,好久不见!”


“鲶尾……”


那有一头用红色头绳绑着的黑发少年一进来就给了他一个拥抱,心底里油然而生一股熟悉的感觉,这是他最亲密的兄弟啊。


“嘛,带着骨喰介绍本丸的任务就交给你喽,鲶尾!接下来我就不打扰喽~你们好好聊,我去后院啦!”


“没问题,主将!包在我身上!”


听到鲶尾爽朗的应答,少女颔首放心的离开了。


在少女临走时,双手被松开的瞬间,他没有察觉到自己心中划过了一丝失落,只是顺从跟着鲶尾。


 


在听鲶尾介绍本丸时,鲶尾突然冒出了一句:“喏,感觉怎么样?”


“嗯?”当时自己有些呆愣,“本丸么?”


“我说的是主将啦……难道你没觉得主将给人的感觉很……算啦。”


很特别吗……第一次见面就让人感到很舒服。


 


“这里就是后院啦,都是些主将种的花草,很漂亮吧!主将可喜欢它们了,我们也很喜欢呢。”


“是啊。”


映入眼帘的是一簇簇怒放的花卉还有其他叫不出名字的藤蔓,一派欣欣向荣。可以看出养护它们的人用心程度之深。


真是美好啊。


正在想着,视线里冒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


“啊,是鲶尾骨喰,你们逛完了?鲶尾你过来帮下忙好吗?我有点忙不过来了!是真对不起啊!”


“没关系的主将~”


然后他自己也跟了过去。


“诶?骨喰也要来帮忙吗?”少女一脸讶然,“真是没想到呢。你来的第一天就让你做这种事……对不起啊。”


“没关系。”这句话脱口而出。


大概是从那时候就开始了吧。


这些事没关系的。只是想更多的接触你。


 


接下来,晚上参加了自己的欢迎会,听说每把刀的到来都会有。再然后,就是和其他刀一样,出阵,远征,当番……进行着自己该做的职责。


少女和每把刀的关系都很好。每当看到少女与其他刀们说笑时,心中总生出一股莫名的刺痛。


请看看我啊。


他在心中呐喊着。但习惯沉默的自己从来不会说出来。


无法表达,或者说不敢表达。


这种感情随着时间的增长,慢慢发酵,最后酝酿成谁也不知道的汹涌。


 


一次敌人太过强,其他人多多少少都受了伤,但只有他一人被打成重伤。


默默的拖着伤痕累累的身躯自己往手入室走,不想被少女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


却被少女半路截住。


少女两只眼睛瞪的圆圆的,眼里含有水光:“你怎么不让别人帮着送你去手入室,是伤员就不要撑着!”


说完自己主动的搀扶他往手入室走。


“疼……”他把头靠在少女的肩膀,一下子放松下来。


“看来你还知道喊疼!如果你连疼都不喊的话,那就更令我担心啦!我会好好给你手入的!接下来你就给我好好的觉悟吧!”


“嗯。”他悄悄的蹭蹭少女,撒娇。


好幸福。


忽然想多来几次重伤了。


 


 升特的时候,他下意识的朝少女说:“我变强了。记忆也…不会回来。记得的只有火焰。”少女皱起了眉头:“还以为你不会……嘛,骨喰,跟我来。”


说完,就拉起他的手,朝外走去。


再一次被握住了啊,好怀念,好温暖。


他们来到了后院,后院里一如既往的盛开满鲜花。


不论何时。


“嘛,你知道的,我很喜欢园艺。至于为什么会喜欢它们嘛,是因为我听别人说,我们呐,要学会像一朵花,顺其自然的开放。你看,它们开的多美啊!所以,不要在想以前的事啦,记忆什么的,顺其自然就好!”


“嗯。”


“哇,骨喰,你居然笑了啊!!”


其实以前的记忆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我已经拥有了满是你的回忆啊。


这就够了。


 


那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


一个绮丽又美好的美梦。


梦里的自己身于遍地盛开的花田,风拂过,带来一阵花瓣雨。然后,自己的心口处开了一朵很大的花。


那朵花就像他的主将一样,富有朝气而美丽。


自己小心翼翼的捧着它,低下头闭上眼睛,亲吻起它的花瓣。


再睁开眼时,发现自己拥抱的是他的主将,主将的唇红彤彤的。


然后,他就醒了。


 


啊,原来自己,已经陷入的如此之深。


他的主将啊。


就像是他身体生长出的花一般。


他无法与她分离。


已经无法再忍受了。


 


“骨喰,快点啦!”


在雨后的本丸,骨喰缓缓的朝着少女走去。


啊啊,好想就像梦里一样把她拥入怀里。


一步步靠近,眼中隐藏着不一样的情愫。


 


“哎……哎?骨,骨喰…?”


少女惊讶白发少年突然低头拥住她,他的下巴抵在她的脑袋上,呼出的气息萦绕在她耳边。


啊啊啊,这,这是怎会啦?少女脸一下子红了。


他的手摸了摸她的头顶。


“有花瓣。”


“啊…哦…哦,那…那我们快走吧!”


骨喰拉起少女的手,笑了。


“好。”


主将,我们来日方长。




-fin-



评论

热度(14)

  1. 天下永安一个不知名的堀川痴汉 转载了此文字
  2. 一叶之秋一个不知名的堀川痴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