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之秋

与之相恋的兄弟(鲶尾藤四郎X骨喰藤四郎)

小柒_清光我老婆:

   鲶尾藤四郎、骨喰藤四郎,藤四郎中唯二的两把薙刀。作为刀种相同的二人,二者之间的关系自然比其他的兄弟要亲近得多。


    鲶尾相比较骨喰性格更为开朗,与其他的兄弟相处的还算不错,藤四郎的短刀们十分喜欢和鲶尾一起玩耍。与之相反,骨喰就显得文静许多,骨喰是个很安静的人,面上的表情变换也很少,但是鲶尾丝毫不在意这一点,经常拉着骨喰跟短刀们一起玩耍,而骨喰对此也并不排斥,所以短刀们对骨喰的印象也十分不错。


    鲶尾和骨喰时常一起出战,二者对彼此十分信任,毫无保留的将自己的后背交给对方。


    “你们两个,关系真好呢。”时常有人这么对鲶尾说,然而每次鲶尾只是挠挠头,然后大大咧咧的笑了,用着十分雀跃的音调回答。


    “啊,是吗,你们是这么认为的啊。”


---------------------------------------------------------------------------------------------------------------------------------


    “骨喰!”


    听到呼喊的骨喰回头,看见了正朝着自己跑来的鲶尾。骨喰转过身,将自己手中的薙刀立在地上,问道:“马上就要出阵了,怎么还不去准备?”


   “啊……没事马上就能准备好的,不过骨喰……”鲶尾眉头紧皱,盯着骨喰,“我有种不好的感觉,这次出战,小心点。”


    “……嗯。”骨喰楞了一下,然后点点头,答应后迟疑几秒又接了一句,“你也小心。”


    “嗯,我会的。那我先去准备了,你先去找一期哥吧!我马上过来!”鲶尾说着转身跑远了。


    骨喰静静的看着鲶尾远去的背影,几秒后,转身离开了原地。


大阪夏之阵


    骨喰和鲶尾背对着彼此,看着周身不断逼近的火焰,鲶尾狠狠地皱了下眉头:“可恶!中计了!不知道一期哥现在怎么样了……骨喰,你没事吧?”


    “没事。”骨喰摇摇头,攥紧了手中的薙刀,嘴唇紧抿着,紧紧地盯着身前的火焰。


    “……”鲶尾看着火焰,眼中光芒明明灭灭,情绪闪烁,过了一会,鲶尾像下定了什么决心,回头看了一眼骨喰,鲶尾开口道,“骨喰,看到那个窗户了吗,我们从哪里出去。我数3,2,1,一起跑。”


    “嗯。”


    “准备好了吗?3、2、1,跑!”


    两人大步跑到窗边,鲶尾站在骨喰身后,将双手按在骨喰的身上,凑到骨喰的耳边轻声说道:“骨喰,对不起,以及,好好活下去。”


   “什……”骨喰猛地回头,然而这时的鲶尾双手用力,将骨喰推了出去,骨喰最后看见的,只有鲶尾那逐渐被湮没在火焰中,举刀迎敌的背影。


1615年,鲶尾藤四郎,一期一振,于大阪城,烧毁。骨喰藤四郎,无损。


得知这个消息的骨喰没有哭,只是默默的陪着并照顾因为失去哥哥而伤心的短刀们,然后有一天,骨喰找到了鸣狐。


“他们就拜托你了。”骨喰抬头看着不善言辞的鸣狐,表情认真。


  “嗯。”难得的,鸣狐自己开口而不是由小狐狸代为回答。


  然后,骨喰笑了。


他说:“谢谢,小叔叔。”


1657年,骨喰藤四郎,于明历大火,烧毁。


鲶尾,我来找你了。


-------------------------------------------------------------------------------------------------------------------------


西历2205年,历史修正主义者出现,企图修改历史,政府为了阻止历史修正主义者,派出审神者唤醒刀剑中的付丧神,对历史修正主义者进行阻击。


本丸


“今天要去的是江户时代的大阪。那个地方鲶尾最为熟悉,所以这次就由你带队。”审神者站在即将出阵的刀剑男士面前说着这次的安排,“以及这是我为各位准备的刀装,一路上请务必小心。”


   “哦!放心吧,我们会圆满完成任务的。”鲶尾笑着回答。


   “那么,出阵!”审神者一甩振袖,双手结印,鲶尾等人脚下出现法阵,在众人的身影将要消失时,审神者大声说道,“祝!武运昌隆!”


江户·大阪


   “前面就是敌方的营地了,大家现在还好吗?”鲶尾回头看着自己身后的队友,问道,“刀装状态如何?”


   “大家的刀装都还很充足,一鼓作气吧。”压切长谷部确认完众人的情况后,对鲶尾点了点头。


   “那好,大家,跟我一起冲!”


   一番打斗之后,历史修正主义者的身影化作风沙消散,而鲶尾发现在风沙之中,隐隐约约出现了身影。


“谁?”鲶尾拔出刀指着前方的身影。


“鲶尾,冷静点,历史修正主义者已经确定全部击杀,这个可能是新的同伴。”


“是吗。”鲶尾说着,手中的刀仍然没有放下,“在确定对方是否有敌意之前不能放松紧惕。”


风沙消失后,鲶尾看着出现的人,瞪大了双眼,手中的刀也放了下来。


对面的人睁开双眼,直视着鲶尾的双眼,银色的短发在风中微微晃动,俊秀的脸上毫无波澜,只见他慢慢的开口,唤道:“鲶尾。”


“骨喰!”鲶尾扔下刀,大步跑到骨喰面前,狠狠地抱住了他,鲶尾将头埋在骨喰的脖颈处,开口说道,“骨喰,对不起,还有欢迎回来。”


骨喰抬手回抱住鲶尾,轻声说道:“没关系,还有,我回来了。”


本丸


  “也就是说,这孩子是鲶尾以前的同伴?”听完长谷部汇报的审神者看着一旁紧紧挨在一起的二人问道。


  “确实是这样没错。”长谷部点了点头,“还有就是这位骨喰殿下因为被烧毁损伤了记忆,只记住了鲶尾殿下和其他的藤四郎们。”


  “嗯……这也是好事。”审神者点了点头,然后招了招手,对长谷部说道,“长谷部,你把他们两人安排到一起。既然鲶尾和他相熟,他看上去也是十分信任鲶尾,就由鲶尾来带他吧。”


  “谨遵主命。”


本丸·鲶尾的房间


  “从今天开始我们就一起睡这个房间了!”鲶尾帮骨喰铺着被褥,开心地说道。


  “嗯。”骨喰点点头,轻轻地笑了一下。


  “呐,骨喰。”鲶尾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低垂着头,让人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怎么了?”


  “为什么会被烧毁?”


  “……”骨喰楞了一下,然后说道“我记不起来了。”


  “骗子。”鲶尾说着上前狠狠地将骨喰扑倒在地上,鲶尾半跪在骨喰身上,双手撑在骨喰的耳旁,死死的盯着骨喰毫无波澜的双眸,“为什么不逃。”


“……”骨喰和鲶尾对视着,僵持了一段时间后,骨喰抬手抚上鲶尾的脸颊,“你不在了,我要来找你,不然,没意义。”


“……你傻吗!”鲶尾闻言眼里的泪涌了出来,泪水不断地落到骨喰的脸上,然后滑落,“为什么不逃?为什么你非得去感受被火焰灼烧的痛苦?我明明……我明明都那么说了啊!”


 “不要哭,鲶尾。”骨喰抹去鲶尾眼角的泪珠,双手用力拉下鲶尾的头,双唇相触,几秒后又分开,“不要哭,我在这,好好的在这。”


 “骨喰,你就是个笨蛋。”


“嗯。”


“这一次别这么做了。”


“嗯。”


“骨喰,我喜欢你,喜欢很久了。”


“嗯,我也是。”


鲶尾低头,二人的双唇再次重合。窗外的樱花树上,樱花在轻盈的飘落。



评论

热度(45)

  1. 一叶之秋小柒_双子love 转载了此文字
  2. 一叶之秋小柒_双子lov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