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之秋

【刀乱】如果他们在我们的次元

Dr Pepper:

*手机产物,小段子合集,无cp


*私设有 OOC有


*最后 中秋快乐


 


 


“我是大和守安定。”围着白色羽织的少年如是说。


穿着时尚的少年噗的笑了出来,一只手捂着肚子,另一只手指着安定嘲笑道:“你爸爸是多喜欢新撰组啊!”


安定青筋跳动,握紧拳头,“冲田总司是我的偶像,你懂什么!你又叫什么?”


像被抓住了痛脚,对方转移了视线,含糊的说:“加州清光。”


 


 


三日月宗近很困扰。


“付丧神大人,请你一定要保佑我考试通过。”邻居栗田口家的小孩考试前总是跑到他家蹭吃蹭喝一番后,临走前双手合十虔诚的对他说。


“我并不是付丧神啊,我只是刚好和天下五剑一样的名字罢了。”三日月终于忍不住跟他们的兄长一期一振反应道,希望他能告诉弟弟们考试前来找他祈祷是没有意义的。


一期一振鞠躬,诚恳的说:“对三日月先生造成困扰真是十分抱歉。”


三日月摆摆手表示没关系,小孩子还是很可爱的。


“可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舍弟说,”一期一振似乎十分苦恼,“这就像是要告诉他们每年给他们礼物的圣诞老人其实是我,弟弟们认为我们是骗子怎么办?”


前田、平野、秋田他们稚气的小脸垮了下来,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躲得远远的,伤心的冲他喊:“三日月先生是个骗子!”


三日月一个激灵。


“请务必不要和令弟们说了。”


 


 


“一期哥,总有人问我们是不是是一家人。”厚藤四郎按着游戏手柄随意的对正旁边玩平板的兄长抱怨道。


一期一振放下平板,不解得问:“我们都姓栗田口啊,怎么会有这些问题?”


“因为他总是对刚见面的人也是说自己叫厚藤四郎。”五虎退在一旁怯怯的解释道。


一期一振想了想这么大的孩子总是嫌麻烦,便问坐在一起打游戏的药研:“你也是这样吗?”


药研淡定的说:“我虽然这样,但是从来没被别人误会过啊。”


“为什么?”一期一振惊讶的看着正笑得得意的弟弟。


“我说我是英国人。”


 


 


“兄弟,要不要去买衣服?”堀川和山伏对山姥切邀约。


“不要,我的衣服足够了。”山姥切穿着睡衣,戴着兜帽,双手插袋,他并不想换衣服而且他并不擅长应付热情的导购。


“如果你说的是不同颜色不同季节的不用场合的连帽衫的话,你的衣服是足够了。”堀川毫不留情的吐槽。


山伏也应声说,“你连校服里面都穿帽衫,买件衬衣或者针织衫吧。”


面对兄弟的坚持,山姥切犹豫再三,决定听从建议去购买其它款式的衣服。


“我喜欢这件!”山姥切双眼炯炯有神,如同珍宝一般展示给兄弟们看。


堀川和山伏在衣服和山姥切之前来回看,像是在玩找茬游戏。


山伏喉结滚动,犹豫的发问“这件和你身上的...有什么区别吗?”


“袖口!帽沿!标志!”山姥切飞快的回答。


“放下!”堀川和山伏同时说。


 


 


大俱利伽罗拥有漫长的叛逆期,他在刚进入高中的时候习惯独来独往,因此午休的时候他总是一个人带着便当盒翻窗去体育馆内。在一个非常普通的日子,大俱利照旧懒散的靠着墙吃着咖喱饭。


一只猫出现在他眼前,白天缩成一条线的瞳孔毫不掩饰的盯着咖喱饭。


“不会给你的!”大俱利用手捂着。


小猫撒娇般蹭着他的裤脚。


“我没兴趣和你搞好关系。”大俱利的语气弱了一点。


“喵。”


大俱利慢慢的将饭盒放下。


“猫吃咖喱会死的哦。”突然响起的声音,饭盒直接掉落,小猫开心的吃了起来。大俱利手忙脚乱,直接把小猫抱了起来。


窗户打开了,有人正双手撑着头饶有兴趣的看着他。有些眼熟的银发,大俱利警惕的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吓到了吧,”那人开心的说,“玩笑而已,猫是可以吃的。”


尽管如此,大俱利还是心有余悸。他狠狠的盯着银发少年,想让他赶快走。


“我有牛奶哦。”不为所动,反而扬了扬瓶子。


两人僵持着,然而猫从大俱利的怀中跳了出来扑向了牛奶。


正在找猫的烛台切光忠看到体育馆开着的窗户寻思着是否猫在里面,他走近看到了里面的景象石化了。


他默默的掏出手机。


从一个叛逆期学生和一个不作弄会死星人学生手上拿回小猫的可能性有多大,在线等,挺急的。


 


 


笑面清江趴在座位上,手指在psv上时不时按下,十分无聊的样子。突然有人拍了拍他,清江转过头无意外的看到石切丸,不满的“啧”了一声。


石切丸二丈摸不着头脑。


“一尘不变的生活啊。”清江撑着头了然无趣的说。他看着石切丸突然像想到什么似的露出诡异的笑容。


石切丸准备后退,然而笑面清江一把抓住他,把psv塞到他手上。


“我教你推黄油吧。”清江一只手用力压在石切丸肩上,根本没有给他拒绝的权利。


“不用了吧。”石切丸垂死挣扎。


“看到这些祈祷着恋爱的少女了吗,”清江把这个gal的介绍目录拍在石切丸的额头上,“你应该去努力完成这些少女们期待恋爱的心愿,为了你的名字好好的攻略吧。”


石切丸艰难的按下开始。


“你喜欢哪个?”已经见到了几个女主角,然而石切丸只是照着清江的教导无差别的按键。


“没有特别喜欢的啊。”石切丸又仔细的看了一遍册子,“我不太看重外在,重要的是能轻松相处,有清净的感觉就更好了。”


“你说的是——”清江笑眯眯的,石切丸觉得后背一凉,他想阻止清江把话说完。


“充气娃娃吧。”


 


 


“物吉,你帮我拿一瓶牛奶。”鲶尾藤四郎敲了敲冰柜门。


物吉随便的选了一瓶抛给他,鲶尾迫不及待的打开无意外的中奖了。拿着两瓶牛奶心满意足的鲶尾把钱付给店主,拍了拍物吉的肩膀,豪爽的说:“我请你喝汽水,你自己去拿,我先去球场占位子。”


物吉贞宗在冰柜旁足足站了5分钟。


不妙啊,到底是橙子味还是葡萄味,其实樱桃味也不错啊!物吉抓了抓头发,心里在不断的抛掷骰子。


又是5分钟,物吉慢慢的把手伸向门把手,深呼吸下定决心般坚定而快速打开,闭上眼随手拿出一瓶汽水。


橙色的包装纸印入物吉的视野。


店主看着冰柜旁捧着橙子汽水幸福的流泪的少年,脸有点抽。


物吉轻快的把钱付给店主。


“现在有抽奖政策哦,同学可以检查瓶盖。”店主提醒道。


物吉随意的拧开瓶盖,上面赫然印着“再来一瓶”。


然而冰柜里没有橙味汽水了,店主在置物柜里找了找也没有。他抱歉的对物吉说:“同学,橙味的已经没有了,你可以拿别的口味的。”


物吉僵硬的转向冰柜。


 

评论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