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之秋

刀剑乱舞|[粟田口]粟田口家的二三事(大概没CP)

晴纸纸纸纸纸:

【粟田口家的二三事】




○主题【断掌】,复健文手还要写周练心好痛


○无CP,白开水,骨喰中心?!


○以及大事我只说一遍粟田口家都是天使!


○断掌打人疼,婶婶亲身试验,毕竟婶婶是个断掌233333


○今天的一期哥依旧很心累。




最近审神者迷上了看手相,导致本丸里的刀看见审神者属于一种躲着跑的状态,因为谁也不知道审神者什么时候会跑来抓住自己的手,一阵摩挲之后,兴高采烈的说着让人听不懂的话。




据说隔壁审神者形象的称之为——半仙。




被审神者逮到的骨喰只好听天由命的将自己的手递给了审神者,审神者抓着骨喰的手翻来覆去的左摸摸右摸摸。然后举起自己的手对比了一下。




“骨喰和我一样是断掌呢。”然后揉搓了一下骨喰手心的横纹,突然起身蹦了两下,“我还以为本丸只有我一个人呢,哈哈哈。”自顾自笑的开了花。




骨喰只是静静的看着,看的审神者觉得有些丢人。审神者这才坐下和骨喰正经的说到:“不过断掌的人打人很疼啊。”随即看似轻轻的抚摸上了隔壁来串门的审神者,隔壁审神者痛的直打滚。审神者一副远征大成功的样子得瑟着,看的骨喰心惊肉跳。




审神者拉着骨喰说了好大一会儿,才肯放人走。回到房间骨喰看了看自己的手,然后朝着自己的大腿打了一下。好像有点疼,还有点麻。大概是打的太疼导致疼到麻了吧。揉了揉大腿,起身准备去马棚找鲶尾。




鲶尾发现自家兄弟今天和往常有些不一样,虽然往常骨喰也是对人淡淡的话不多,但是对于自家兄弟也并不是躲避态度的啊。而且明明往常来马棚找自己回房间都是牵着手回去的啊,鲶尾有些不安。他不知道究竟是自己那一点惹得骨喰不开心。以至于回到房间整晚都战战兢兢的。




五天了,骨喰五天没有和自己牵着手回房间了。鲶尾叹了一口气,结果出现了两声叹息声。鲶尾才发现坐在对面的乱也满脸纠结。




本着做一个好哥哥的鲶尾询问乱叹气的原因,开始乱还支支吾吾的不说后来直接指着鲶尾鼻子骂起来,“你最近是不是惹骨喰哥生气了,骨喰哥躲兄弟们好几天了。”鲶尾被乱质问的一愣一愣的。




五虎退拉了一下乱,小声说道:“不一定是鲶尾哥吧,上次小老虎不小心跑到骨喰哥和鲶尾哥的房间,当时骨喰哥正在睡觉,一定是吵到骨喰哥了。”说着眼里便冒出了水汽,一副要哭的样子。




厚瞥了五虎退一眼:“男子汉,哭什么哭。”结果见对方眼睛里水汽越冒越多,手忙脚乱地安慰着五虎退。




“说不定骨喰是恋爱了呢,想要些个人空间呢。”药研话音刚落,所有人都紧紧盯着他,就连鸣狐肩上的小狐狸都被吓得扭过头去。“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你们怎么了。”




房间里死一样的寂静……




“诶诶诶,骨喰哥恋爱了吗!和谁?本丸里除了主上还有女生吗?”乱首先打破了寂静。




兄弟们叽叽喳喳的讨论着。




“万一不是女生是男生呢。”




又是一颗炸弹,炸的粟田口家的兄弟所有人都不好了。正在和三日月手合的骨喰打了个喷嚏。想了想自己最近是不是着凉了。揉了揉鼻子,和三日月道了个歉,准备回房间。




回到房间的骨喰发现兄弟们都坐在自己房间里叽叽喳喳的,还没听清说的什么,看见骨喰就都闭上了嘴。




奇怪。




乱在隐蔽处踢了鲶尾一脚,鲶尾立马起身迎接骨喰,哈哈地笑着:“骨喰啊,我这两天收集了好几桶马粪要不要和我去看看。”




这人是笨蛋吗?众兄弟想着。




“你们刚刚在干什么?”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小狐狸刚一开口就被鸣狐堵住了嘴,嗡嗡嗡的。想要逃离战场的药研听到骨喰这么问在门口一了踉跄,亏了秋田扶了一下。平野和前田直接往桌子下一钻,结果五虎退的小老虎跑到桌子底下,五虎退去追结果和平野前田三个人摔成一团。厚蹲下要拉他们起来结果乱一抖把手里的杯子直接砸到了厚的头……总之,一团混乱。




刚刚远征回来的一期听说弟弟们都聚在了骨喰房间准备去看看,结果在门口看见这样的场景有些头痛。这帮弟弟们究竟趁自己不在做了什么啊。鸣狐竟然也不管管。一期轻咳了一声,众兄弟看见一期来又是一阵混乱,好不容易都坐好了。一期环顾了一下房间,拾起了乱掉下的杯子,拉着鸣狐松开了鸣狐捂着差点憋死的小狐狸的手。




“现在可以说了,你们在干什么?”




兄弟们左看看右看看最后视线停在骨喰和鲶尾身上,最后一期将话语权交给了鲶尾,让鲶尾说。




“哈哈哈,一期哥,你听我说……你听我说……说什么呢……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药研你来”




“啥?!那个……庙里有个老和尚,再给小和尚讲故事。啊啊啊我不会,乱你来。”




“啊啊啊啥我来?!讲的什么故事呢?从前有座山……”




众人看着一期一振渐渐崩不住的脸,识相的闭了嘴。




“鲶尾你说,不说马粪没收。”一期想了想搬出了这样的理由。




“不要啊,一期哥。我说我说。那个……乱骂我!”




鲶尾话音刚落,一期就看向了乱。




乱手忙脚乱的时候再次把杯子碰掉,这次很幸运的没砸到厚的头,恩,砸到了脚。厚憋住了叫出来的声音。“那个……我没有骂鲶尾哥。是……是……是……药哥说骨哥谈恋爱了。”




再次准备溜出去的药研成功的被一期拦截下来,骨喰惊讶的看着药研,一期惊讶的看着骨喰。气氛诡异,溜为上计。鸣狐趁仪器拦截药研的时候转身带着前田平野秋田五虎几个人溜了出去。等一期在找他们的时候哪里还有踪影。




乱抓准时机说了句:“一期哥,我去帮你逮他们去。”随即拽着还在揉脚的厚跑了出去。




屋里现在只剩下一期骨喰鲶尾药研四个人,恩,大概需要一副麻将(并不是。




一期看了看面无表情的骨喰,“骨喰,告诉一期哥,你和谁谈恋爱了。”骨喰正要反驳,就见一期一振的手已经放在了刀上,颇有一种自己要敢谈恋爱,他就能把和自己谈恋爱的人砍了一样的样子。“我并没有谈恋爱。”骨喰解释道。




鲶尾则是挂在骨喰身上,脸上写着我不信三个大字。药研见一期并没有问自己,一副看戏的表情看着三个人。鲶尾往骨喰怀里蹭了蹭,“你一定是谈恋爱了,你都不和我牵手回房间了。”




听着鲶尾委屈的语气,又看了看一期一副要杀人的样子,骨喰才将真相全盘托出。听着骨喰只因为断掌打人疼的原因疏远自己好几天,鲶尾又往骨喰怀里蹭了蹭,惹得骨喰一阵发痒,推了推鲶尾,结果鲶尾更加变本加厉起来。一期看着闹做一团的骨喰和鲶尾,大概是不会有什么事了。提着药研出了房间。




药研直呼倒霉,只好找替罪羊。漫不经心的向一期供出了一些对自家兄弟目的不纯的人。例如什么成天玩鳖的一个小子,成天哈哈甚好甚好的一个老头子之类的。




到了本丸吃完饭的时候,很多人都感受到了一期一振带有杀气的目光。审神者看了看一期盯得人,感叹了一句弟控真可怕。躲到自己房间吃饭去了。




鲶尾吃饭的时候一直弓着腰,趴在桌子上。鲶尾用行动证明了什么叫不作死就不会死。在一期和药研走之后,鲶尾让骨喰打自己一下,试试断掌是不是真的如所说的一样打人那么疼。骨喰开始还不同意,鲶尾缠着骨喰说就打一下,而且打后背又不会痛。不会痛……鲶尾弓着腰,狠狠的嚼着饭,心里想着以后一定不能惹骨喰生气,啊对还有审神者,果然吃完饭还是要去趟手入室吧。




恩,今夜本丸一片祥和。



评论

热度(60)

  1. 一叶之秋晴纸_社会你哈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