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之秋

[刀剑乱舞](OCC严重+跑题)【骨喰X你】记忆

小粥-刀剑入迷中:


请搭配背景音乐食用!


骨喰X你,乙女向!


乙女向!渣女注意!BUG多多注意!用烂的梗注意!


OCC注意,文笔烂注意,语死早注意!


台言注意!言情小说注意!各种雷点注意!


(以上通用我所有粮。)


 


[ 我好像曾经很喜欢过一个人,他的刀比短刀长,却比打刀短。他长得很漂亮,让身为女生的我都有点嫉妒。去买团子的时候,会很注意的隔开我和其他人的距离。赏樱花的时候,会为我摘下头发上的花瓣。他的话语很少,却会在我摸他头的时候,侧脸害羞。他曾说过不要碰他,却会在两人外出时,担心我而握住我的手腕。我却想不起来他叫什么。咦,他长什么样子来着。]




 【脑子中只有一个模糊的影子。】




 左手抓了抓头,笔在日记上,停顿了好久。[啊....就是想不起来。]像是放弃似得,你毫无形象的趴在书桌上。




你是三天前在医院醒来的,睁开眼看到的是母亲流着泪,激动的神情。母亲告诉你,你在一年前一天放学时不见的,三天前,母亲出门的时候,发现倒在门口的你。




醒来后,警察的询问发觉你失去了这一年间的记忆。医生却说你什么问题也没有,身体非常健康。




母亲认为是这一年间你经历了很多痛苦的事情而身体不愿去回忆,而将你接出了医院。




一年的变化是非常大的,母亲已经再嫁,但是她却并没放弃寻找你。到了新家,继父非常高兴,当天晚上叫了高级寿司当作庆祝你的回来。




母亲和继父的关心,让你不安的情绪安定下来。回到房间,你打开日记本,查阅这自己以前的记忆,一一对上,有些有意思的地方,忍不住笑出声。




翻到最后一页,你拿起笔,记下了自苏醒到现在的一些事情,然后写下了一段话。




闭上眼,你觉得自己就好像一副完整的拼图,现在被拆开,你拼了半天,却少了最重要的的一块。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明天就要去推厚樫山了,你却紧张的完全睡不着。在榻榻米上翻来覆去,但是又怕吵到屏风外的人,只能坐起身,希望能让自己冷静一下。


 


[睡不着么?]可能你的动静太大了,屏风外传来他的声音。


 


[啊!是的。抱歉,吵醒你了么?【】]被他的声音稍微吓到,你不好意思的小声说着。


 


[不,作为近待,这种警戒心还是必要的。]外面的亮光将他坐起来的影子倒映在屏风上。[....如果睡不着的话,需要出去走走么?]


 


你同意了,起身穿了件外套,走到屏风外面,发现他穿着和服,披着羽织,拿着肋差站在那边。


 


[呃?]你稍微楞了一下,他疑惑的望着你。[不,只是觉得难得看到【】穿着军装以外的衣服呢。]你低下头摇了摇手,像是告诉他没什么,然后推开门,赶紧走出房间。


 


【哇,超漂亮!这话绝对不能当面说吧。】你双手揉了揉有点发烫的脸颊,又偷偷的瞄了一眼走在身边的他。脸上又有点发烫。


 


走到平常大家一起赏樱喝酒的和室,你停了下来。[就在这里坐坐把,把其他人吵醒了也不好。]他点了点头。


 


走进和室,将炭炉点起,你坐了下来,指了指左边的空位,示意他坐在这边。


 


他在你身边坐下,将肋差放在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


 


两个人坐在和室里,看着外面的雪景。像是打破沉默一样,你开口了。


 


[刚开始来的时候稍微有点害怕,但是大家太温柔了,就算是给了错误的指示,害你们受伤了,大家都会手入前,笑着拍着我的脑袋,说着(大将,下次不要犯错啊!)(你又手癌了吧!)(笨蛋犯错,就要聪明人来洗地!)(没关系的)(总会有办法的啦)(伤痕是男人的象征!)之类的话语。大家大家给了我太多的包容。]


 


像是想起了什么,你转头看向他,微笑着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我啊,最喜欢本丸的大家了!因为相信大家,厚樫山一定能攻破,所以有点害怕,厚樫山攻破之后呢,我的使命是不是完成了?那么是不是我能回家了?回家后,我还能再见到本丸的大家么?一想到和大家分离,和【】见不到面就有点害怕了。但是,一直留在这边,妈妈会担心的,她只有我一个女儿啊。]


 


[没有什么可害怕的,我......大家一直都会在你身边。回去也是,留在这里也是,你按照你的想法做决定吧。]


 


[谢谢,【】一直都这样温柔呢,稍微让我靠一下。]你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两人之间又是一段沉默,在这种环境下,你开始昏昏欲睡。


 


迷迷糊糊间,你感觉有什么轻轻搭上了你的右肩。


 


第二天醒来,你已经在自己房间的榻榻米上。发现自己是直接穿着昨晚的衣服躺在被窝里,


你起身,换了一身衣服。


 


这个时间点,应该是出阵的时间。走出房间,没走多远,发现他和他的哥哥一期在说些什么。一期的表情非常严峻,好像是很生气。


 


[你已经决定了么?]一期闭上眼睛,叹了口气说。


 


[是。]看不到他的表情,却能从话语中听到些许认真。


 


[我知道了。你已经决定了的话,就按照自己想做的去做吧。]一期摸了摸他的脑袋,无可奈何的说着。


 


[抱歉。]


 


[怎么了?一期桑,厚樫山的攻略战有问题么?总觉得很严肃的表情呢。]这时候你走了过来,以为是今天的出阵有什么问题。


 


[不,不是什么大事。那么我先失礼了,二军也是到了远征的时间了。]一期向你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


 


[是不是我惹一期桑生气了?总觉得一期桑有点不想看到我?]望着转身走到你身边的他,你有点尴尬的问道。


 


[不,只是我稍微决定了一件事情而已。]他那么说着。


 


然后,一军出阵。出阵后,你在本丸焦急的等着。兵装用的最好的,守符人手一个。并且吩咐队长的他,只要有人没有兵装,轻伤,就立即回本丸,就算是失败了,也要保证大家平安回来。


 


再然后,厚樫山攻略成功,伴随着这个的是,他刀碎的信息。


 


[在你的心上由他自己的生命划下那一刀。]


 


[【】他并没有带守符,用他自身给你带来胜利,这样就算你回去也会记得他吧。]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啊!]像是做了什么梦一样,你突然直起身,周围还是你入睡的时候的样子。窗外已经微微发亮,原来你趴在桌子上睡了一个晚上。


 


你感觉好像做了一个梦,却又想不起来是什么。


 


望着日记本,提起笔,你想写些什么的时候,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已经流泪。


 


眼泪不停的滑落,无数的悲伤涌了上来,丢开笔,你捂住嘴巴,怕哭声传出来。只能不停的在内心深处嘶吼着。


 


为什么哭?不知道。


 


为了谁而哭?不知道。


 


呐,我好像很喜欢很喜欢一个人,但是我不记得他的名字,也不记得长相。


 


只是,记忆深处有一个身影,牢牢的刻印在那边。



评论

热度(15)

  1. 一叶之秋碗里有只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