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之秋

【刀劍】白色情人節回禮再加映【鯰骨】

☆★闇色★☆:

白色情人節都已經經過五天,今天終於把最後一篇的回禮寫完了w大概是最近正好找到工作腦壓變高,這一次的回禮實在都沒有什麼好靈感,這篇鯰骨會用這個梗算是拿出我的壓箱寶了吧wwww


♥♡♥♡♥♡♥♡♥♡♥♡♥♡♥♡♥♡♥我是分隔線♥♡♥♡♥♡♥♡♥♡♥♡♥♡♥♡♥♡♥


「我不曉得我到底做錯什麼,但是可以將我鬆綁嗎?手磨得有點痛。」


沉默良久,鯰尾藤四郎總算按捺不住再度出聲訴請商討,他的口吻既無辜又無奈。


稍早前他才被審神者叫去說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話,從審神者奇怪的態度來看,鯰尾判斷他的主君是在拖延時間。


莫約半個小時過去,他終於聽完他主君那令人摸不著頭緒的連篇廢話回到房間,不料卻被躲在門後的骨喰藤四郎以黑布矇住雙眼,在人的厲聲命令下鯰尾也只能乖乖束手就擒。


現在的鯰尾靠坐在牆邊,雙手被骨喰用麻繩緊緊反綁在身後,至於他的嘴雖然沒有被特地堵住,但只要一開口就會受到對方不耐煩的制止。


這樣的狀況鯰尾暗自估算少說至少超過一個鐘頭,期間他用僅存能與外界接觸的感官聽見他的室友在房間內來回踱步,更時不時發出苦惱的嘆息聲。


他瞭解他室友的個性,他也鮮少瞧見他的室友如此的焦慮,可是鯰尾怎樣都想不出來會發展至此的理由,充其量只能確定審神者的詭異是和這件事有關聯。


「……會痛嗎?我知道了。」


接受到人的回應後,鯰尾先是聽聞像是下定決心似的深呼吸,隨後是布料摩擦和衣物落地的細微聲響。


鯰尾的腦中立刻浮現出骨喰裸體的模樣,再加上目前自身的處境,他不禁產生了某些令人害羞的遐想。


「骨喰?骨喰你在做什麼?」


儘管嘗試與人溝通,可是對方卻默不作聲,這比說話被嚇阻還讓鯰尾焦慮。


「我要把遮眼布拿開了,等等不要鬼吼鬼叫的。」明顯顫抖的聲音透露發話者的不安,和先前強硬的態度相比簡直判若兩人。


戰戰兢兢的手指卸下黑布的拘束,重獲光明的鯰尾隨即因眼前的景象呆愣住,內心湧起強烈的悸動感。


骨喰身上的衣著既不是出陣配備的正裝,也不是平時日常活動所穿著的簡便衣物,而是審神者精心為他準備的特殊服飾。


頸子繫著黑色的蝴蝶領結,腿上的是能隱約透出肌膚的黑色褲襪,手腕處緊扣白色的手帶,身上穿的是如同競賽連身泳衣的貼身服飾,不過這種裝束就只遮掩到胸前的位置。


當然審神者不會粗心的忘記,完美的兔女郎裝扮最重要的是頭頂必須要別上一對大大的兔耳,還有安置在臀部上方的毛茸茸的兔尾。


即使在過去一同入浴時就見過對方的全身裸體,鯰尾仍被骨喰性感的模樣刺激得血脈噴張。


稱不上寬厚又不算瘦弱的肩膀在此刻特別令人想要碰觸,受到緊束特顯纖細的腰身使人升起將之擁抱摟住的念頭,胸口不像女人那樣波濤有成,但在每日鍛鍊下變得緊緻的肌肉線條也是十分誘人。


倘若骨喰轉過身的話,鯰尾更能夠看見因緊身衣效果突顯豐翹的美麗臀線,和那以V字型設計剪裁而呈現出的裸露背脊。


「抱歉,為了確保上次的情形不會發生,任務達成前我還不能替你鬆綁。」骨喰跨坐到鯰尾的腿上,輕輕抿了下水潤的櫻色雙唇。


鯰尾仍深感於人的驚艷而說不出話,待他回過神之際,骨喰已經銜著巧克力主動親吻上去。


帶著巧克力香氣的親吻格外甜膩,但是這個吻並沒有持續太久,就像所有的甜點都適可淺嚐最顯美味。


難得獲取主導權的骨喰離開鯰尾的唇,眼神不安定飄忽一陣子才緩緩與人視線相對,似乎是心中的害臊感尚未退去。


鯰尾則再次將對方全身上下打量過一遍,隨後向人綻開笑顏,「骨喰穿成這樣也一樣很漂亮呢。」


「閉嘴,不然再把布矇上。」又拿起一塊巧克力,警示意味的直接塞進鯰尾的嘴裡。


這回鯰尾學乖靜靜的不講話,不過他的臉上卻洋溢著十分滿足的笑容。


「……笨蛋。」

评论

热度(31)

  1. 一叶之秋☆★闇色★☆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