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之秋

*骨喰藤四郎×女审神者*

白之葵:

■注意:


没什么文笔,基本就是单单讲故事,而且还讲得不好,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创作欲望的结果。


这次是甜。


我终于写骨喰爱上我的剧情啦!各位也久等了。×


一天不写骨喰就会浑身难受,我也想高产,但时间完全不允许我这么做。另外我对短刀真的是执念。


谢谢观看!


  审神者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被自己暗恋着的)骨喰注意力都聚集在了短刀身上。


 


  这本来是没什么奇怪的,短刀们总是很活跃,他们天真活泼的举止不管是谁看了都会被打动,不管是谁都不由自主地驻足观察这些孩子,心情也跟着好起来。


 


  但这次偏偏是像从不会被他人影响的,沉着的骨喰藤四郎。


 


  倘若是骨喰的心血来潮的原因大可解释这个现象,但他这几天注视着短刀的专心程度甚至到了别人叫唤都没注意的地步。向来专心认真地解决任务,心无旁骛地思考问题的骨喰,居然明显地表现出了对他人的极力注意。


 


  太夸张了!


 


  这是异变啊!


 


 


  胡思乱想了很久的审神终于在这周第七次,而且还是在夜晚看到骨喰注视着在庭院嬉戏的短刀们的时候忍不住了,两步并一步地走过去。


 


  “骨喰!”


 


  两人间沉寂了很久。果然如那个说法,骨喰没有像平常一样迅速看向自己。


 


  如果不是睁着眼睛并且还保持正立的站姿的话,大概审神会觉得骨喰是熟睡在这里了才会很长时间没有回答。但事实并非如此啊。


 


  绝对是异变啊!


 


 


  审神回忆起近几天派发给骨喰的任务。因为从骨喰来到本丸以来,凡是交给骨喰的任务他都能高效率地完成,于是审神便很放心地把一些有一定难度的任务派发给他完成,每每获得的也是她最满意的成果。所以这种理所当然的派发和理所当然的接受就一直持续了很久。


 


  她责骂自己从没有问过骨喰的感受。


 


  于是她又理所当然地下结论了。骨喰做出这种异常反应的原因是源自她一天天施加给他的压力,所以无比慌乱、自责和心急。


 


  “骨喰快醒醒我错了你看看我!”


 


  审神一副“我该怎么办”的快哭出来的表情,期待着骨喰像往常一样回应。


 


  这次骨喰终于如她愿地回头了,对上那双紫色的眼睛后她又疑惑起来。骨喰的眼神并没什么问题,和平常的他一样,是没什么温度的视线。


 


  “主上?怎么了?”


 


  “欸……?”


 


  和审神想象中的不一样,她本来构想好的赔罪都没有用了,于是她有些语无伦次。本以为骨喰会在积压很久的压力下很痛苦。但这个回答和这个语气怎么想也太正常了,怎么想就是平时的骨喰嘛。


 


  怀着怀疑的心情,她还是打算不加修饰,直接开门见山地说出自己的疑惑。“我看到骨喰总在看短刀们,虽然我不介意刀剑们培养感情,”她尽量露出和蔼亲切的笑容,“但如果影响到骨喰个人的话我就会很担心啊。就像刚刚我叫了骨喰,骨喰都没有回应我一样。”


 


  “仅仅是在本丸里,不会在战斗里犯。”


 


  “并不是这个问题……我担心的是骨喰……”


 


  “十分抱歉——”


 


  满怀愧疚的审神哪里听得下“被害者”反过来的道歉,刚准备说出“该道歉的是我”,在开口前骨喰就继续说下去了。


 


  “我已经严重到这个地步了。”


 


  出乎审神意料的事情越来越多,她无法理解骨喰说的“严重”具体指什么。


 


  “我没有以前的记忆,也很难表露出像别的刀剑那样直接的情感。”


 


  骨喰原来很在意这个吗,情感的表露,比起其它的刀剑,确实很难在骨喰身上察觉出来。审神很想说些什么,但看到骨喰有些落寞的表情又闭上了嘴。


 


  “除了完成工作和战斗以外我就没什么能做到的了。特别是对于主上的事情,我十分无力。”


 


  “我想学习,例如——”


 


  “该怎样体现我喜欢主上。”


 


  “这样想,就打算去向短刀们学习了。短刀应对主上总是很轻松。”


 


  “但是即便我很认真也毫无收获,反倒给他人增加麻烦了。”


 


  “真的十分抱歉,从明日开始我会恢复正常的工作和战斗的。”


 


  审神处理不了突然接受的这么多信息,像卡机般愣了几分钟。但那句“我喜欢你”她还是清楚地听见了。


 


  骨喰也喜欢我。她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既然已经不是自己的问题了,但骨喰却仍在为这个问题烦恼,她就不能再继续沉默下去。


 


  “我也喜欢骨喰啊!”


 


  说完审神自己都害羞得不行,居然就这样表露了心意。但现在还不是她因害羞而退缩的时候。


 


  “骨喰是骨喰,即便骨喰的情感流露得不明显,但骨喰特别的温柔方式,我可是每次都好好收到了。”


 


  “我的意思是——”


 


  “骨喰不需要模仿别人,这样的骨喰才能是骨喰。”


 


  “主上,喜欢现在这般的我,也可以吗?”


 


  刚才还在沮丧的骨喰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喜欢哟,认真的骨喰,专注的骨喰,冷静的骨喰,有时候还有些呆呆的骨喰。全部都喜欢哟。”


 


  审神说完这句话,骨喰清冷的目光也变柔和起来。然后像是不想被察觉一般,把视线从与审神的对视中移开。


 


  “我了解了。”


 


  “那……请允许我这么做。”


 


  在灿烂的星空下,骨喰在审神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没人看到的轻柔却充满爱意的吻, 大概是因为第一次这般紧张,向来平稳的他动作都迟缓了起来 。


 


  更直率的事情,请等能更直率地面对时……骨喰在审神耳边低声地说着。


 


  我期待着。审神脸部虽然还是持续高温,但她幸福地回应。
 
 
 
 
*三无面瘫的骨喰其实是不会表达情感这个设定,请大家原谅我。

评论

热度(27)

  1. 一叶之秋白之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