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之秋

映在瞳孔中的你

ゆう月:

中秋快乐!


 加州清光x女审神者


是糖。


审神者现世摄影师设定




 




1


从小小的庭院开始蔓延至远处,一夜之间像是被施了魔法一般,草木萌出新芽,由远及近的枝桠上纷纷窜上深浅不一的粉白花簇;微风拂过,如雨点般纷扬飘落。空气湿哒哒地掺着些许水汽,不热不冷微微透着凉爽的空气,是最舒适不过的季节。


 


“清光,头再往左偏一点。”


“嗯对对!眼神看着我的手喔~往这边——”


“咔擦”


 


少女举着相机,灵活地在高高的枝桠上边变换着姿势边发号施令。随着她的动作,细碎的花瓣又如雨点般摇下。


 


加州清光仰头看着她,小小的身影看起来几乎是陷在粉色的花海中,黑色的长发被绑成大大的麻花辫束在肩膀的一侧,为了不妨碍行动,振袖被高高地挽起;举在眼前的黑色匣子挡住了少女的脸,虽说看不见表情,但是加州清光觉得此刻少女一定是既兴奋又认真的一副模样。这画面一浮现在脑海之中,几乎是下意识地,加州清光“噗嗤”一声破了功。


 


“喂喂!”少女在树上挥动着拳头,手作喇叭状一字一顿地表达着她的不满,“变成表情包了啦!加——州——清——光——大——笨——蛋!”


 


“啊啊,抱歉抱歉——“他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发。


 


自家的审神者似乎在现世是个摄影师的样子。从来到本丸的第一天开始,那个大大的黑匣子一般的东西就没有离开过她的手。虽说自己也算是维新时代的刀剑,那种能够留下黑白人像的相机不是没有见过,但是看到审神者手中那仿佛魔法一般可以将眼前所见毫无遗漏地保留下来的机器着实勾起了他的兴趣。本来只是磨着审神者拍一两张体验一下,不想少女却因为这个开头上了瘾,本来还对征战兴趣比较大的少女一下子就把目标放在了攒小判买景趣上,还经常带他到离本丸很远的地方去取景拍摄。


 


也因此他发现,少女似乎是个做事一投入就十分忘情的人。她现在攀在树枝上的模样,绝对称不上是淑女的行为。虽然也曾经提醒过少女不要为了拍摄把自己弄伤,不过女孩子却一副大无畏的样子——“只要相机没事,我怎么样都好喔!况且啊,反正还有清光你在啊。”


虽然觉得自己很没出息,不过加州清光还是不否认听到了这样的话立刻就可以樱吹雪三天,之前的那些考虑一下子都忘在了九霄云外。


 


“喂——喂——”少女的呼喊把他从思绪中拉了回来。“嘿咻,“女孩子换了个姿势半坐在树枝上,一边面露无奈又一边笑嘻嘻地盯着他,“想什么呢?”


 


“……我在想,主上你这样,要是摔下来一定很不妙。”随便编了个理由,虽然确实也很担心就是了……。加州清光心里这样想着,望向少女的神情中又添了几抹笑意。


 


少女啧啧了几声,“加州清光你最近真是变得越来越敢说了啊,啊——”


刚被细雨浸润过的树枝还湿漉漉的,仿佛是应验了加州清光的乌鸦嘴,少女一脚踩滑。


真的是人在失去警惕之后就怕什么来什么啊,少女现在也顾不上思索刚刚清光的话到底是同情还是嘲讽了,大脑飞速开始运转起来:地上刚下过雨,泥土是软的,上面还有草丛和花瓣作缓冲——树不是很高,要是自己当个肉垫最多也就是回去躺两晚上,相机绝对绝对绝对不能有事。花了一秒钟想好结果的少女选择了死死护住自己的宝贝,紧闭双眼准备迎接与大地的亲密接触。


 


疼痛没有如同预想般到来,后背传来肉体的触感和与自己相当的体温,少女愣了一下后随即弯起了嘴角。


“真是的,刚刚提醒过你了吧?“加州清光又好气又好笑,不过见少女没事他还是心中松了一口气,稍微放开了一些情急之下抱紧少女的双手。


“要不是清光那么说,我才不会摔下来。”少女反将一军。


“……”


“哎呀,不管怎么说相机没事真是太好了!”少女怜惜地蹭了蹭沾到自己宝贝上的灰,拍拍衣服站起来,向躺在地上充当人肉垫子的加州清光伸出了手,“快起来啦!衣服上都是土了,要变得不可爱咯!“




“怪谁啊?“这句话简直像一个咒语,加州清光瞬间从地上弹了起来。




“说起来这里还真是漂亮啊,”少女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假装四处看风景,“不要紧的清光,我的照片证明你没有白摔,”她转过头严肃地望着比自己高一个头的少年,故作老成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吧,我们不会忘记你英勇的革命事迹的。”


加州清光有些哭笑不得,这都什么和什么啊,被这家伙这样一说,自己也实在是说不出任何埋怨的话,真是太狡猾了!


 


“对了对了清光!”整理好行头,少女一脸兴奋,“跟你说,上回偷偷跟着队伍出阵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好地方喔!”


“啊……“反正接下来肯定也是要拉自己去那里拍照之类的,已经预见到后文的清光如是想到,”……等等,你说跟着出阵?!“


“对啊对啊,“少女一本正经,”我躲在山姥切那个大大的白斗篷里就这样跟着出去了~“


仿佛为自己的聪慧分外得意,少女手舞足蹈地比划着,绽放出大大的笑容。


“喂,主上……。“加州清光皱了皱眉,”这种事情,以后不可以自己任性为好,万一发生什么意外怎么办……!“


少女眨了眨眼,“不会的不会的!“她想了想,随即又高兴地补充到,”如果真的发生什么,反正还有清光在啊!“


“……“真是败给你了啊,加州清光揉了揉额头。


 


有时候他也会想,审神者,这个少女,确实是喜欢自己的没错吧?


因为她的表现是那样明显——总是把自己的名字挂在嘴边,想要拍照的时候会第一个找他,或者不如说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给他拍;总是让自己当队长,毫不吝啬地给自己最好的刀装,从现世带来的小点心之类的手信,自己总是第一个拿到。


一开始是开心的。那份心情好像挖掘到了谁都不知道的宝藏。他也很喜欢审神者。明明坏点子鬼主意多,又十分异想天开,但是每次笑起来的样子,好像暖得连冰雪都能融化。他也知道,少女对待他,是温柔又小心翼翼的;尽管平时是个爱开玩笑的人,但往往一提到往事的时候,她总是巧妙地转换话题,不让他去撕开旧时的伤口。


可就是这样简单纯粹的感情,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发生了变质。


开始讨厌看到她和其他刀剑男士嬉笑打闹的样子,开始嫉妒她对着别人笑,最可怕的是,自己竟然开始怀疑之前自己的想法是不是错觉;审神者是温柔的,这份温柔却让他胃痛,因为她对待所有的人好像都是那样笑着,对所有人都是那样体贴;自己真是贪得无厌啊,明明已经得到这么多爱了不是吗?明明感受到她的偏爱,却仍想要让她全心全意将目光看向自己。


真是差劲啊,这样的自己。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一想胸口变得更难受了。加州清光甩了甩脑袋,不去做这些无谓的思考,跟上了少女向前的脚步。


 


2


不得不承认,少女对美的捕捉,广阔而又细致而准确无误。


几天后两人如约来到新的取景地点。周围是高大的密林,宽大的树冠几乎遮住了天空,光线透过树叶的缝隙洒下来,充满了神秘和幽静感。隔开两岸的是一条碧水,和巨大而形状不规则的怪石、横倒在水面上的枯木一起构成了一种印象感极强的画面。


 


少女似乎对这个新地点很满意,心情很好地吹起了口哨,把手搭在前额四处张望合适的取景地点。长长的头发这次被盘在了脑后,大概是怕沾到水吧……加州清光不由得想,不知道主人散下头发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呢。




“清光,你站那个石头上面。“少女开始指挥道,看到他的高跟鞋她顿了一下,“那个……不方便的话要不把鞋子脱了?”


“喔!主上你太小看我啦!”毫不费力地就爬到了她指定的地点。石头上布满了青苔,湿滑湿滑的触感让人有点不太舒服。水花时不时的会飞溅上来,加州清光在水里冲了冲手。流水是冰冷的,透着刺骨的凉意;大概因为还是尚未完全回暖的寒春吧……差不多调整好了状态回头看去,却看到女孩子把鞋袜脱掉,正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往流水里走去。


 


“主上,你这样会不会太危险了……?而且,水里很冷……“


“我不要紧的,清光你老实地呆在那里别动就好了。”


确定自己站稳了位置,少女拿掉镜头开始拍摄,试着按了几张后却突然哀叹了一声。


“怎么了?”加州清光不由得心里一紧。




“啊啊,我发现,”少女手叉着腰,“这个地方美是很美,光线却不怎么理想的样子啊?”她思考了一下,“这样,清光你再往那边靠一点?然后眼神往我手这里看~”


 


调整完位置,清光发现水已经几乎要漫过少女的腰,那小小的个子仿佛随时都要被这流水冲走一般,莫名开始变得十分焦躁。目光顺着少女手指的方向移动,最后看到的位置是河对岸高处斜坡上盛开的野花。视线里,已经看不见那个熟悉的身影;周围静悄悄的,只剩下阵阵水花击打石头的哗响,和时不时从林间传来的、回荡在耳边着的幽长鸟鸣。不安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点一滴在扩大,焦躁开始转化为充斥着全身的疼痛,以及不好的预感。


如果,在这移开视线的一小段时间里,主上她发生什么不测的话……


 


瞳孔骤然收紧,他下意识地回收视线向少女看去,却看到镜头闪烁了一下。


“啊——!”少女气得几乎跳脚,“清光你搞什么……哎?”


映入眼帘的是那一袭黑色长风衣的少年跳下石块、踩进浅滩向自己飞奔而来的情景。


“怎怎怎怎么了清……呜哇!”




被紧紧地抱住了。




一下子变得有些不知所措,再加上被对方的手臂箍得紧紧的,那力道让她快要有些喘不过气来,不由得伸手安抚性地拍了拍他的背,“怎么啦怎么啦清光?有伤到脚吗?还是哪里不舒服?”


啪嗒。


少女感觉到有什么温热的液体掉在自己的侧脸上,她吃惊地微微睁大了眼。清光他……在哭?




透过手臂传来少年轻微的颤抖,清光的下巴抵着她的额头,所以她看不见他的表情。但是她大概懂了。张了张嘴,却又说不出任何话来。少女垂下眼帘,闷闷地轻声说道,“回去吧?”




“嗯。“


 


几乎是回到本丸审神者就感冒了,接着转化为高烧。


“啊啊……好难受……“少女捂着敷在额头的冰毛巾,皱着眉在床上翻来翻去。


“我进来了?“门外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少女一边想着”完了完了刚刚路上都小心翼翼地没和清光说话,现在真生病了绝对要被骂了“随即赶紧把被子盖得严严实实,躺平,闭眼,装睡。


听见门被推开,脚步声由远及近地传来,最后停在了自己的枕边。感觉到那个人把像是托盘之类的东西轻轻地放下,随后跪坐在了自己的旁边,轻轻叹了口气。


额头上的毛巾被拿掉,拧过水分之后重新敷好;皱巴巴的被角被抚平压好,随即少女感觉到那人的手掌轻触了触自己的脸庞。


 


“还是很烫啊……“那个人自言自语到。


突然觉得暖暖的,原来清光这么会照顾人啊。少女心里不自觉地高兴起来,连头也不那么痛了,差一点嘴角就要向上弯起,被她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呜哇……好险好险。




“这些天来,我一直在思考一些事,”那个人继续开始轻轻地说道。




“为什么我会一直这么惯着主上呢?尽管我知道这算是主上的乐趣,算是享受生活的方式之一?可是我啊,每次看见你站在什么不得了的地方,像是树上啊,陡峭的坡上啊,我都全身绷紧着神经,生怕你从那里掉下来。这次也是,站在水那么深的地方,万一被冲走了怎么办,万一被冻伤了怎么办。你自己都没有察觉吧,我抱住你的时候,你的指尖都是冰冷的啊。”


说到这里的时候,那个声音颤抖了一下。


 


“我其实是非常不愿意让你做这样危险的事情,可是每当看你那高兴的样子,我实在是不忍心说出让你扫兴的话来。还有就是,“那个声音又停了下来,少女能感觉到他深吸了一口气,仿佛做出什么重大决定一般,”对不起。“


为什么要道歉?!如果不是还在装睡,少女简直想弹起来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加州清光你让我还怎么做人!!怎么看该道歉的都是我啊你给我住嘴!你再说下去简我直觉得自己已经要成为千古罪人了!


“很可笑吧,我。”那声音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明明被主人这样爱着了,却还不满足,生怕这份情感哪天会改变。这种心情,随着与你一起的时光越多,就变得越强烈。一开始,我总是以为我害怕被丢下,但是那天,我突然明白了。”


“如果让我在被丢下和失去你里选一个,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前者呢。”


“我大概是变得喜欢你了吧?人类之间所谓恋人的那种喜欢。”


 


听到这里,少女再也忍不住,一把掀开被子坐了起来,“这种重要的事要趁我醒着的时候说啊!加——州——清——光!”


对方很明显受到了惊吓,“啊啊啊主上是我把你吵醒了吗?”




“没有!我没睡!一开始就没有!”少女怒气冲冲地发着火,接着把毛巾往旁边一丢,就这样站了起来,一手指向那正跪坐着的、呆愣愣地望着她的少年。




“我喜欢你啊!”大声地、仿佛宣言一般的话语脱口而出。




“所以清光根本没有必要道歉,是我既不注意自己的安危又没有考虑到清光的感受……“还欲说下去,却看到清光错愕的脸,然后少女突然之间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脸不由得腾一下变得通红,声音也慢慢缩小得如同蚊子叫。


 


“……不准笑啦!我是认真说的!”不出意外地看到对面少年的表情由惊讶到嘴角溢满了笑意,少女觉得更加丢人了,她捂着已经快要烧起来的脸,目光瞟来瞟去不敢直视他。心中哀叹一声,折腾这么一出,汗都出了一身,这病倒是好得快……




“我是在高兴啊,杏。”


“还有,我也是认真说的。”




加州清光一把抓住少女捂住脸的手腕,直直地看向她。被鲜红似血液的细长眼眸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少女眨眨眼,一瞬间也竟然看入了迷,忘记了反抗。


“你知道吗?”少年开口,我知道一个漂亮的地方哦?下回带杏一起去吧。“


“好……等等!这是我的台词!还有不要突然就叫我的名字!“少女回过神来,一把抓住被甩的乱七八糟的被子钻进去,蒙住头。


加州清光忍俊不禁地看着因为害羞而手忙脚乱的少女,“那么好好养病啊主上……杏,我可是需要你遵守约定的喔?”


“知道了知道了!你给我出去!出去!”


 


3


加州清光曾经问过审神者,为什么这么执着于拍照呢?




“哎?因为……”记忆中,少女摸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儿,“怎么说呢,世界上太多的事物往往都是暂时的。像是花有盛开之日,鸟有迁徙之时;月有阴晴圆缺,人有生老病死。”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停顿了一下,她抬头看着他继续说道:“但如果是照片的话,可以把这些瞬间和暂时的美统统变成永恒,我想,这大概就是摄影最大的乐趣呢。”




那时的他,不那么认同这一番话。


有些事情,过去不就过去了吗?回忆什么的,可并不尽是些美好的事啊。




“天啊——”少女惊喜的叫声打破了他的思绪,“清光你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


眼前出现的是大片大片的曼珠沙华。在这幽深的山谷里仿佛一大片点燃的火把,又似猩红色的奇异海洋,微风吹过,花海一层层地翻起,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少女轻快地走跳在花丛中,兴奋地东张西望,时不时闭上眼,嗅一嗅空气中灵动的生命气息。




清光跟在少女后面,看着雀跃的少女,红色的花海,远处的青山。


此情此景,美不胜收。


他突然有些明白之前少女对他说的那番话。




“杏,相机借我一下好吗?”


“什么什么?清光要给我拍照吗?”少女先是吃了一惊,随后笑眯眯地将相机从脖子上取下,小心翼翼地交到清光手里,“拿好咯!摔到它了的话我可不饶你。“她又指了指快门,”因为清光是新手,模式我已经调好了,按这个地方就好啦!“


加州清光将脸凑近相机,眼睛对准那个小小的窗口,透过镜头他看见的是少女随风飞舞的衣摆和黑色长发,她就站在那大片大片的绯红彼岸花海中,对着镜头,微微一笑。




伴随一声清脆的电子声响,那个画面就此定格。




将那个最美的你,印在了我的瞳孔中。


 


End



评论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