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之秋

【鶴一期】小小的你(1)

Daan:


*OOC、OOC、OOC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自爽取向,現paro,父子……?





只是想描寫看看帶小孩的日常生活景象,鶴一期元素可能不會很多只是CP走向是這個所以佔TAG十分抱歉。・゚・(つд`゚)・゚・


是個蘇到雷炸地球的腦補,私設有有有,基本上已經只是個人物帶入的言小感了,都是我的妄想




※重申這只是自爽取向的狗血鶴一期


還有別打給警察<O>




*




「歌周——嘟俱利都嗚理我——」鶴丸“蹦”的一聲抱住正蹲著在收拾東西的燭台切光忠的背,把臉埋在對方的衣服裡嗚嗚啊啊的說著。


「欸——小俱利,不是說了要好好相處嗎?」光忠站了起來,對著客廳喊了一聲,不見回應的他也不以為意,只是脫掉身上的圍裙然後把鶴丸抱起來,用湯杓撈了一點咖哩之後吹了吹讓它稍微降溫了一點,「來,鶴丸,吃吃看。」


鶴丸也學著光忠吹了吹氣,然後小嘴一張就把勺子裡的咖哩給舔了個乾淨,「唔——嗯嗯……好吃!」


「真的嗎,那我們開飯囉,鶴丸去叫小俱利來吃飯吧。」


「好——吃飯了小俱利!」被放下的鶴丸“咻”一聲的就往客廳跑去,死拖活拖的把大俱利伽羅拉去飯桌旁。


「不要加小!」大俱利伽羅嘟著嘴爬上椅子,一臉埋怨的看著光忠。




都是你都是你,誰叫你在鶴丸面前叫我小俱利的。




燭台切光忠彷彿習得讀心術一樣瞬間就懂了大俱利伽羅懊惱的小臉在抱怨些什麼,他只是揉了揉對方的頭,「嘛,可是這樣很可愛啊。」他笑。




吃完晚飯的鶴丸和大俱利在客廳自己玩著,光忠留了一份晚餐正保溫著,刷著手上的碗站在洗手槽邊,今天怎麼有點晚了,他想。


洗好碗的他擦了擦手走進客廳,看到鶴丸好像很無聊的樣子在地上滾著,滾啊滾的滾到他的腳邊,他蹲下把鶴丸扶起來,拍著他的衣服,「你這樣髒髒的會讓一期很難洗衣服喔。」


「可是很無聊……」他悶,雖然才大班,但鶴丸怕無聊這件事只要跟他稍微熟一點的就會馬上知道,他最受不了這種無事可做的氣氛了。




光忠也知道,這孩子跟大俱利完全不一樣性格的,趴在沙發上縮成一球的那隻就是有點悶,什麼都覺得自己可以來,鶴丸的情況其實跟大俱利差不多,但兩個孩子的性格卻是往但截然不同的方向前進。大俱利是覺得寂寞就寂寞吧,大不了一輩子就這樣下去也無所謂,可鶴丸不是,雖然也受不了寂寞,但他卻會是會去自己找樂子享受,原本光忠以為這兩個處在一起會不會難相處甚至吵架什麼的,沒想到這兩個孩子鬧歸鬧還是處的不錯,每天一起去幼稚園上課也是乖乖地一隻牽著一隻,所謂的青梅竹馬說不定就是這樣呢,他想。




他在腦子裡轉了轉,突然想到一個能暫時吸引孩子注意的事。




「那麼鶴丸,來你看,看著我的手。」他伸出自己的雙手,做出了一個古怪的姿勢。


鶴丸抬起頹喪的小臉,應了一聲,「嗚?」


他把左手背向著鶴丸,大拇指向手心內彎,右手的大拇指很有技巧性的接在左手大拇指彎著的地方,然後用右手的食指擋在接合處,兩隻手合起來讓鶴丸看起來就像是完整的左手一樣,接著看起來像是施力一般把右手往上一抽,「你看,左手的大拇指不見囉。」


其實這說句實話也不過就是個簡單的小魔術,很容易看出破綻而起疑的,可是鶴丸就只是個六歲的小小孩啊,總之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轉移他的注意力就是了,他裝作很痛苦的樣子開始發出哀號,然後一邊偷偷睜開眼睛看看鶴丸的反應,結果只看到鶴丸睜著自己的金色大眼,猛地靠近光忠,「好、好厲害!好厲害!」




成功了。




他鬆了一口氣,也還好是鶴丸,愛玩無所謂,膽子若沒比人大也是枉然,還好還好,要是換成大俱利可能早就哇哇大哭的問著痛不痛了。


「嗯,那鶴丸想跟我學嗎?」


「想!」


他仔細的告訴鶴丸手指哪裡要凹,哪裡要擺,還有變魔術最重要的就是自信,一定要裝著這一切都是真的才行,不過他想這對鶴丸來說絕對是小菜一碟般的容易。


在鶴丸還在認真學習的時候他聽到了門把轉動的聲音,他將頭伸向客廳外的走道,望向玄關的大門,看見一頭天空色髮絲的人對他笑了笑,脫了鞋輕手輕腳的走到鶴丸的身後,光忠只是拍了拍鶴丸要他向後轉,「看看是誰來啦。」




鶴丸放下手邊的學習,一轉頭,笑容馬上比剛剛看魔術的表情還要燦爛,「爸爸!」




一期一振把鶴丸抱起來,讓鶴丸在他臉龐蹭啊蹭的,然後笑著和燭台切光忠說辛苦了。


光忠擺了擺手,「不會啦,但今天怎麼比較晚了?」


「啊,今天店裡人手不足所以我想就多幫忙一些,抱歉。」


「是無所謂啦,但多這一個小時他可是就快受不了了。」他指著鶴丸,笑著說。「而且都是應考生了,就別這麼累了,不然就算是優等生也是會生病的。」


「……我明白的,店長也說讓我下星期開始一個禮拜排一天班就好了。」而且薪水還是跟之前一樣,老實說這有薪假一期一振一開始是不收的,他覺得不勞動者不得食,不勞而獲的事情他說什麼都不想有,但是店長也只是跟他說自己的努力他看的到,反正光忠那邊也知會過了,兩人算是同工同酬,很公平的。




可是……!


沒什麼可是的,假日也不用來沒關係,客人都會諒解的。歌仙兼定笑了笑拍拍一期一振的肩膀,等你們確定進了高中之後我自然會把你們的班表排得滿滿的。


一期一振和燭台切光忠可是店裡的鎮店工讀生,兩個孩子都才國三,五官卻出落得比誰都細緻,之前是星期一三為一期一振的班,二四是燭台切光忠的班,星期五則是兩個人一起,那個時候為了一睹兩位小少年所慕名而來的人可是比假日還多呢,聽見兩個孩子高中也打算考這附近那所偏差值很高的高中,歌仙兼定只是拍了拍他們的頭,說好好加油,努力當他的學弟吧。然後就砍了兩個人的班想讓他們好好學習。


而且說到底也還是發育中的孩子,說是排滿他們的班也算是太誇大了,他可還不想背負什麼濫用童工什麼的罪名啊,健康長大還是比什麼都重要吧。




「說的也是,既然店長都這麼說了就好好備考吧。」


「嗯……那好吧。」也真虧他們住的這附近算是個學區,從幼稚園到大學一應俱全,而且還不乏很有名甚至落榜率很高的名校。但對於兩個在學習上能互相幫助且毫無障礙的兩人來說也不算是什麼夢想就是了,他們只是因為距離近而且算是個名氣不錯的公立學校而選擇的,畢竟比較便宜啊。


「對了,你吃了嗎?我有幫你留一份咖哩保溫著,等等就直接吃了吧,太晚吃飯也不太好。」


一期一振看了看掛在牆上的時鐘,八點二十,原本七點就要下班的他硬是多留了一小時幫忙,本想說吃點東西墊墊胃就好了,沒想到對方還幫他留了一份晚餐,他笑著道謝,「謝謝你。」


「沒什麼,平常我當班的時候大俱利也是托你照顧,禮尚往來的不用這麼計較。」


「那我們就先走了,鶴丸,走的時候要說什麼?」


「謝謝招待!光忠掰掰——小俱利也掰掰!」


一期一振扶額,「都說幾次了要加上哥哥……」


大俱利加羅抓著光忠的褲管也揮了揮小手,「都說了不要加小……掰掰。」


「嗯嗯,明天見啊。」光忠笑著送他們到門口,其實也不必這麼麻煩的,他們就住在隔壁啊,作為鄰居來講也是不用計較這麼多,但他還是一手撈起大俱利伽羅一邊替一期一振開了門。




「那麼就明天見了,晚安。」一期一振點了點頭,關上門。


「嗯,晚安。」




一期一振關上門之後把鶴丸放下,鶴丸“噠噠噠”就的直奔浴室前要脫衣服。


「今天要幫你洗嗎?」


「不用!我已經大班了!」鶴丸升上大班之後就想學著自己洗澡,一期一振當然是有些難過的,畢竟這麼小就被孩子拒絕他那份父親的自尊還是有些受創,所以他每天都會問一次,要不要幫鶴丸洗,只是一直被拒絕罷了。


但想想反正遲早他要自己來的,不如就早點讓他獨立吧,然後一期就沒那麼在乎是不是一起洗澡這件事了,長大總是好事,別走歪了就好。


趁鶴丸在洗澡的時候一期一振打開燭台切光忠替他熱的咖哩,一口一口吃著,想想他跟鶴丸能有這個家也是多虧了光忠,這裡的房東是光忠親戚,也是因為這樣才能答應讓兩個孩子一人承租一戶住著,大俱利伽羅是房東的孩子,但是因為長期在海外工作不在家,就托父母也外地工作的光忠看照著,讓他可以少繳一點房租,雖然平時沒班的時候光忠也有接一些平面模特兒的工作——畢竟他有著連一期一振都認為帥氣的臉龐,挺拔的身材,還燒的一手好廚藝,想必之後一定也是個炙手可熱的搶手貨。




但光忠聽了只是笑了笑,怎麼說呢,雖然我也很開心有人誇我帥氣,但我還是比較喜歡照顧孩子,而且跟鶴丸和大俱利玩在一起我也很開心啊。


老實說一期一振比起燭台切光忠是絕對不遜色的,儘管廚藝沒有光忠那般可以開餐廳的口味,但一般家常菜還是做得到的,雖然有打工但成績也還是年級永遠的TOP1,這可是讓很多人都羨煞不已。


這也沒什麼……我只是做我做得到的事情罷了。一點都沒有浮誇且帶著驕傲的語氣,一期一振就是這麼一個自謙的孩子,他有自尊,但絕不自傲,因為他覺得自己也就這麼點能做的事情了。


而頗具人氣的兩個人做事也從來不搶鋒頭,安分地做好自己的工作更是讓老師誇讚不已,也連帶讓自己的評價在同學間處現正成長的趨勢。




但光忠是因為父母在外工作而且生性獨立才能一次負荷這麼多事情,一期一振則是命運使然,他小學的時候就成了孤兒,自己又不想造成親戚的困擾所以才在溝通之下初中時搬了出來,那個時候幫著他的就是燭台切光忠,介紹房子給他住還替他打點好鶴丸的各種事情讓一期一振對他更多了點感激,他想,從那之後他遇到的就都是幫著他的好人,他已經沒什麼資格說自己不幸福了。




洗好碗,等明天晚上晾乾之後拿去還給對方吧,他想。




「洗好了——」他聽見鶴丸的聲音從浴室裡傳來,替他穿好衣服之後他放鶴丸一個人在客廳裡看電視,一開始他也會有些擔心,但後來發現鶴丸雖然好動但不會做什麼危險的事情也就都由著他去了,他走進浴室,脫下衣服的感覺就像褪去一身疲累,他把整個人浸在舒服的熱水裡,思緒有點恍惚,如果能一直這樣下去就好了,鶴丸也是,我也是。


擦了擦頭走出浴室,看到鶴丸趴在沙發上擺弄自己的手不知道在忙些什麼,他湊過去,「你在幹什麼呢?」


「啊,爸爸,你看哦。」說著就把小手伸了出去,實實在在的表演了一次方才光忠給他看的魔術。


一期一振睜大眼,然後笑著,「哇,好厲害哦,你的手怎麼不見了呢?」


鶴丸以為一期當真了,一臉驕傲的,「嘿嘿,厲害吧,我教你吧?」


一期連忙說著好好就伸出自己的手讓孩子扭來折去的,其實這個魔術就是他和燭台切光忠的魔術社同學教他們的,第一次看到的時候認真的一期一振差一點也當真了,不過後來同學笑著和他解釋原理之後他就懂了,還和光忠也學了一下,沒想到鶴丸對這個這麼有興趣,他笑。




這之後他用吹風機吹乾自己的頭髮,那個時候鶴丸已經在床上跳啊跳的了,他出聲,「很危險的,而且會吵到別人哦。」


然後他翻開自己的書,九點五十,果然比平時還要晚下班就會特別感覺到時間的不夠用,他讓鶴丸先進被窩裡暖了暖,自己就拿出眼鏡戴上開始複習,等到結束的時候他看了看手錶,已經十一點了,而床上的孩子也已經縮成一團睡著了。他拿下眼鏡,整理好了書包就也熄燈爬上床,然後輕輕地把鶴丸抱了一個滿懷,看著鶴丸睡得舒服的樣子他又想到了以前的什麼,但隨即搖了搖頭,再想一些無法改變的事情也只是浪費時間,明天還要早起呢,然後一期一振閉上眼,和懷裡的孩子一起進入夢鄉。




但大概是太過勞累了吧,入睡沒多久他就做起了惡夢,他夢到了自己的父親和母親,然後是他們的葬禮,最後是鶴丸,他看到鶴丸站在一團火之間彷彿就要被燃燒殆盡,他急急的伸出手卻又發不出任何聲音,轉過來,轉過來啊鶴丸,爸爸在這裡,你不要去,別去,求求你,他聲嘶力竭地喊卻還是一點聲音都沒有,就在心灰意冷之餘他抬起頭,看到鶴丸走到自己的眼前,抱住他,喊他爸爸別哭,別哭,我在這裡。小小的手環的他的脖子,就跟那個時候一樣,他滿眼淚水,伸出手想回抱,卻只是在空氣中胡亂揮著手,為什麼,為什麼,不要再奪走我的家人了,我只剩鶴丸了,只有鶴丸,別帶走他……他跪在地上,可是卻什麼都做不到。




一期一振猛地睜開眼,鬧鐘還沒響,鶴丸也還在睡著,然後過了一陣子他才發現自己流淚了,為什麼都這個時候了他還要被回憶如此折磨,他明白說到底已經發生的事情再多想也只是庸人自擾,只是那場夢太真實,他只能怔怔的在原地看著一切消散,不要了,他再也不要有那種事情發生了,他要自己保護鶴丸,他是鶴丸的爸爸。


他到現在仍舊每天在給自己精神喊話,因為如果不這樣他也會撐不下去的,說到底他也是個剛滿十五不久的孩子,他也了解自己的心靈並非完整,但為了鶴丸他說什麼都會撐下來的,如果靠別人保護不了,那麼就自己來吧,他會自己去爭取他想要的,他會自己去維護他不讓的,看著鶴丸依舊熟睡的臉龐,他笑,我的孩子,健康快樂的成長下去就夠了,就算要失去一些什麼。




「唔嗯……」他感覺孩子在他懷裡蹭了蹭,揉揉眼。


「怎麼了嗎,醒了?」一期低下頭,語氣放柔,「還能再睡一下哦。」


本想提醒他還不用醒來的,只是下個瞬間,孩子軟的像棉花糖一樣的唇就貼上自己的。「嘿嘿嘿,早安。」


睡眼惺忪的樣子,好像把他的金色眼眸浸到水裡一樣,但仍舊那麼的清澈透明。




他笑,就這樣吧,也好。「早安,鶴丸。」




tbc.




和光忠一起送鶴丸跟大俱利伽羅進了幼稚園,兩人轉向往著自己的學校前進。


「話說回來,鶴丸今天早上親了我,還是嘴巴,這到底是在哪學來的……」對著自己的爸爸倒是無所謂,但要是隨便這樣對別人那可就不妙了,對此他還特地在出門前教育對方一番。




孩子大力的點著頭說自己懂了,一期也不知道他是真的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只好摸摸他的頭要他跟自己約法三章,鶴丸照做了,他也只好當孩子懂了。


只是他沒想到鶴丸理解成親嘴只能對著爸爸,其他人都不許,如此這般的歪理。




「啊……那真是糟糕呢。」燭台切光忠心虛的回應著,他才不會承認是他跟鶴丸要了一個親臉頰鶴丸不肯,說只有爸爸才親,他才連哄帶騙的要鶴丸親臉頰給他,親嘴給爸爸。




--




我好想吃光忠做的菜(醒醒好嗎)




魔術想想就算了反正連我自己都變不出來,搜尋關鍵字大概是拇指不見&魔術之類的

评论

热度(38)

  1. 一叶之秋Daa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