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之秋

参醜:

終於畫完囉\\\\٩( 'ω' )و ////

這篇走向是一期>>鶴丸的感覺,一直沒抓出喜歡這CP的相處感覺,還在努力拿捏(゚∀。)

下次努力鶴丸>>一期的!


三十日。

患千:

※永遠不會取文章名字,大概是全員向,也可能有一點刀審味。


審神者的私設有些多,但大抵是個好孩子(?)


想要有溫暖的感覺,卻意外地跟審神者一樣冷冰冰的(咦


寫的有些急,OOC的話就請多海涵了。


 


 


 


蹙緊了眉,他腳步在外邊木廊上反覆逡巡。


天色已渲上了暖融的橙,紙門內還未燃起燈火,但他幾乎可以想見正坐在案前的身影,面色沉肅執著手中筆墨。


 


這座本丸的審神者認真的過頭。


每當途經了晚間的廊道,她的房間永遠是夜中螢火,從薄紙潤出熹微亮光。


他也曾提出幫忙分擔的請求,她只是輕回了句你常出陣,需要好好休息。而又是鎮日的埋首在案前,據說較常留守的幾位副喪神也極少見她步出房,只會進廚房端杯水,或是偶爾到田裡巡著作物狀況。


要說冷淡也不然,她一聽出陣或遠征隊伍回來,也會腳步加大的前去迎接。


 


「清光?」


她早已發現他了吧,清光哀嘆一聲,低喃一聲主將我有事。


 


案上是果不其然的公文環成山嶺,都要將她面容給包圍成蒼白。


「說吧。」她抬起眸,眼底裏是盛放的紫菖蒲。


幽深的不見底限,但確實是綻著幾許溫然。


 


清光嚥了一口氣,他該怎麼說他只是奉命來攔住主將,好讓在食堂的大家有餘裕準備。


於是他隨意羅織了閒話,審神者也沒有對一往的時尚話題展露疲態,和氣地回應,但清光也知道她就是那般性格,永遠只有幾套著物替換。直到門外第三部隊歸來的喊聲竄入房中,審神者才抱歉地打斷話題,起身去查看狀況。


 


他舒了口氣,跟隨她到本丸門前。


 


 


「大將,我沒事喔。」


藥研一見審神者,掏出懷裡的銀白色兵裝,唇邊淺淺勾起笑意。


 


她一見是安好的藥研,回以同樣的笑容。


一邊的人都不大懂得的相覷。昨天的出陣他一連受了三次輕傷,還把貴重的特上兵弄損,審神者卻也沒發怒,反是從容地再到倉庫裡拿兵裝補上,還費了整個下午在手入室裏。


而在晚飯後,藥研還被找入了房中相談,一干粟田口的兄弟那是驚慌了起來,但他回到房間的表情很是泰然,不像被責怪似的。


 


「那大家辛苦了,時間也差不多要去食──」


 


「今天也是大成功喔?」頎長的身影帶頭抱著資源,寬大的衣袍依舊鬆垮的掛在纖細體格上,罩著整身的櫻色。


櫻色的付喪神也許特別得了審神者喜愛,她一連說了幾句謝謝,眸光在見了收穫良好的資源後,更是放暖。


 


「陪我去倉庫吧。」


異色雙眸了然的投向清光,審神者便接下了一旁平野奉上的木炭,跟隨著宗三與小夜的腳步。


 


眾刀才放心的目送他們離開,往食堂裡去。


 


 


「燭台切,你好了沒?」


清光從廚房門邊探進頭,腰際掛上圍裙的燭台切正彎下腰,單邊金眸微瞇的對著通體雪白的蛋糕,手裡謹慎的在旁邊擠上美麗花朵。


 


「要好了,等等。」


 


桌邊次郎開心地搬出一罈酒,直嚷著要盡興徹夜。短刀們在桌邊幫忙排起碗盤,太郎手裡提著巨大的湯鍋,濃郁的咖哩香蔓延了整間食堂。


蹲在廊邊的鶴丸怪叫一聲,大家這就快速的坐上位子,各個機動都不輸短刀的敏捷。


 


「今天的大家真快速。」審神者眼神環了長桌一圈,才拉開椅子落坐。


宗三左文字也依循著她坐定,燭台切這就走了過來,往她的飯裡淋上一勺勺大匙的咖哩。


審神者錯愕的見著燭台切將碗遞過來,低聲道謝。


在食堂裡吃了那麼多天飯,她從沒被添過菜,而這時宗三長臂一伸,軟綿的蛋捲正落在她碗裡。


確定不是放錯碗嗎,她不安的往小夜那邊看,碗裡也同樣堆上了蛋捲,而宗三眼光正投了過來,微彎起下垂的眸眼。


 


終於把整頓氣氛奇異的碗飯吃完,她才喃喃問道,「你們,誰把田裡的菜踩壞了嗎?」


審神者放下碗筷,果不其然的迎接每位付喪神不自然的臉色。


 


忽地白色羽織遮掩了視線,鶴丸從耳邊大喊了一長串語句,手還按著她頭頂不給掙脫。


響砲的聲音接連響起,迷濛的景色好像看到了一座堆落遍雪的高山,她眨了眨眸,眾刀皆是笑看過來,塗滿鮮奶油的蛋糕正立在桌上,開滿了各樣艷麗花朵。


 


「今天是第三十天喔,三十天。」清光幾個箭步,便撲上了審神者,給了一個結實的擁抱。


 


短刀們跟著擁了上來,將口袋裡的糖果放入審神者手裡。小夜站在他們後頭,掌心躺著顆圓潤的柿子。


其他付喪神幫忙切著蛋糕,清光高喊著喔拉喔拉,被一邊的燭台切斥責的搶下刀子。


 


等孩子們散去,又擁到了蛋糕邊,宗三解下了腕邊的一圈佛珠,上邊還掛著粉色的流蘇。


「我新編了一條,搞不好能安神,睡覺的時候。」


她感激地接下,一邊鶯丸也拿了一袋茶葉,說是同樣安定身心。


 


清光又捧著蛋糕折了回來,順帶送上豔紅色的指甲油。


「主上塗了以後,會更加更加可愛喔。」


 


審神者懷裡捧著偌多東西,同樣展唇微笑,鬱紫色的眸光明亮起來。


在這座本丸的日子,一定還會繼續過無數個三十天的。


 

明央觉子:

没有画过内番服的清光,所以特地来画画~

本来是想设定成清光吻着流着血的安定的手臂的,但是迷妹舍不得!!!安定我也很宣你的Σ(っ °Д °;)っ!!!

因为之前想过这样设定,所以清光的嘴巴蹭的是安定的血(。)后来放弃设定后有打算抹掉那层血,但是抹掉之后清光的美度就打折扣了……想想还是私心地没抹掉,,,

这次画了山茶花~嘿嘿,红色的山茶花的花语是天生丽质哦,觉得好适合清光小天使啊~

对了,,,虽然说冲田组这两个家伙怎么样我都喜欢,但其实我更偏向清安,,清安的粮好少啊,,,,话说有迷妹喜欢清安的吗(我就问问(^・ェ・^))


Ruby優太:

劍男-W王子

(2015.09.19)

妄想,
物吉貞宗跟一期一振兩個王子(←)在本丸遇到的話。

心靈中傷的一期哥。

【試寫】物鯰

依君_住在南極要加油:

物吉×鯰尾


青鳥,那是人們傳說中的童話故事。
然而那也只是美化過的罷了。


尋找青鳥的孩子們,在找到青鳥之後帶了回家,卻被說著『那並不是青鳥,孩子你們想幸福想瘋了。』
孩子們不信,去確認鳥籠之後鳥籠中只有個藍色的鳥木雕。


「幸福就是一種奇怪的東西,是吧?」拿著手中的繪本,物吉從審神者那邊借來之後就開始閱讀了。
一旁聽故事的鶴丸道沒什麼感想,嘛、反正對他而言現在已經夠幸福了。
「……鶴丸君,要怎麼樣才能讓孩子們找到青鳥呢?」
「恩?這……」鶴丸思考了一下之後,看著本丸的某處笑著繼續說:「我想能夠陪伴在喜歡的人身邊就是一種幸福了吧。」


「喜歡的……嗎?」物吉露出稍微有些恍神的樣子,看來是在思考吧,不過很快好看的臉蛋雖然笑了,卻透露出一絲的無奈感:「如果現在能夠帶給他幸福就好了。」


如果,我是青鳥,能夠陪伴著你。
那麼我將帶給你真正的幸福。
……即便,這隻青鳥在你眼中或許只是木雕。

明央觉子:

哈哈哈我发现我家这三个家伙凑在一起就会相互抢誉,而且没抢到的家伙容易不高兴(#-.-)

对,冲田组这两个家伙经常被鲶尾抢……本来以为是他们两个其中一方得的,结果常常是鲶大尾拿到了⊙▽⊙(顺便一说冲田组这两个家伙总是一起受训,一起出阵,所以等级总是一模一样呢)


雨中的希望也同時帶來絕望:

【塗鴉練習】

昨日速畫的練習(在FB發過XD)、於是拿去塗鴉練習下///////////